发出住校生的声音

大名夜允嘉 可以直接叫允嘉 熟了的话叫我嘉嘉会非常高兴!(没有人
*不会说话

★★★文稿丢失 旧坑随缘填抱歉★★★
是个每天都想跳槽画画的假文手 原创居多
非常非常非常偶尔有同人产出 常年站冷逆神cp 一般专注傻白甜
沉迷自己的孩子们无法自拔 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欢他们 要是有人能和我一起讨论孩子会非常高兴!!!
希望有人找我玩儿!
请多关照٩( 'ω' )و






【多情太招摇 长情催人老 痴情人肠断 无情最逍遥】
偶尔会很丧
这说明我是个有故事的人!(喂
虽然不是很想分享我的故事 但是希望有人能陪陪我 是个这么任性孩子气的人 谢谢你♡

【原耽】无遥客栈(106~120)

*前文在第1个tag♡
*马上开学啦 又要开始缓缓缓缓缓缓缓缓缓更了(。








106.
晚饭过后,许无念和卿可遥坐在院子里乘凉,小狗和凌尘剑都留在了屋里。
想来也是这么些岁数的人了,一时激动过后,这一餐许无念的发挥正常许多,不过依旧没用什么心思。

107.
月明星稀,微风习习,院里一棵桂花树上刚冒出初春的嫩叶。树下,一张石桌,一壶佳酿,一双玉人对坐,偶尔视线交汇,笑意中却带着几分自抑。

108.
小演跟着何逸凌趴在窗户上,撒娇地扯了扯他的衣角。“公子,就这半天他们不会有什么进展的,别看了嘛。”
想来也是,且不说他们俩互相以为对方没有记忆,就算是两个陌生人,以他们俩的性格,单凭一下午的相处也熟悉不到哪里去。
何逸凌怨念地盯了一会儿卿可遥的背影,顺水推舟地和小演离开了窗边。

109.
卿可遥凭借着多年习武的超人感知力和对好友的了解收到了何逸凌的视线。
他在心底默默流泪,面上却波澜不惊,提起酒壶斟满自己的杯子,将酒杯捏在手中,低头看着杯中倒映的明月。

110.
许无念指尖轻轻叩击着桌面,垂下眼帘,一时间也是恍然如梦。
但长时间的沉默终归会演变成尴尬,在尴尬之前,他开了口:“临端兄明日可要离店了?”
然而这话好像反而让气氛更往着尴尬去了。
卿可遥眯了眯眼,笑了。“掌柜的可是在赶我走了?”

111.
“怎么会。”
许无念被他的话噎了一下,顿了顿,毫无破绽地笑道:“只是谁不知道卿大侠乐善好施,在下可得为小店的生意做打算啊。”
卿可遥挑了挑眉,竟然一摊手,大大方方地说:“那可不巧,我现在身无分文,连这身衣服都是你的。要说算账,我也只好把凌尘剑赊给你了。”活脱脱地一副无赖样。

112.
许无念毕竟也不是真的管他算账,笑了笑,并不接话。
气氛缓和下来,卿可遥也就不收着了,微微俯下身子,压着嗓子,生生营造出一种诡异的氛围来:“许掌柜,容我问一句,你把店开在这荒郊野外的,谁来住店啊。”
许无念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歪了歪头,笑得温暖而天真。“有缘人啊。”

113.
卿可遥和他对视,见他一脸坦然自若,于是非常缓慢地笑了起来。
他以极为豪放的姿态喝完了杯中的酒,放下时稍微用了些力,陶瓷撞击青石板发出清脆的声响。他撑着桌面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夜露深重,掌柜也早点歇息吧。”
见许无念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起身的意思,卿可遥耸了耸肩,转身先回房了。
许无念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将手中浅浅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114.
一夜无话。
卿可遥没什么睡意,迷迷糊糊地在床上躺了大半夜,终于忍不住一掀被子的时候天才将要破晓。他盘腿坐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何逸凌猛地出现在他眼前,惊得差点栽倒下去。
何逸凌无奈地看他跳下床,火急火燎地收拾漱洗,跑进跑出,自己倒悠闲地坐在床边。

115.
卿可遥对着镜子将头发梳高,直接用宝蓝色的发带绕紧束好,再用手梳理了一下发尾,然后拨弄了一下左手的手链,转过身来,灿然一笑,又是一个清清爽爽的俊朗少侠。
他悄无声息地下了楼,却见桌上放着一袋热气腾腾的包子,抬头一看,许无念的房门倒还关得严严实实。他也不矫情,提上就往门外走。

116.
小演还睡着,躺在自己的床上,嘴里嘟嘟囔囔地叫着“公子”。
许无念侧身站在窗边,看着卿可遥头也不回地出了门,然而突然伸长左手挥了挥,手链上的珠子在晨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凝实。
许无念看着他的背影,眼眶一阵发酸,又还是想笑,脸上的神情诡异得很,也所幸没有人看到。见卿可遥走远了,他便摇摇头退开了窗边。

117.
等小演醒来,巳时都已过半了。
他打了个哈欠,刚推开门才想起不对,僵在原地,瞬间清醒过来。
许无念正上楼,看到他这副样子,一阵好笑。“他们已经走了。”
小演大大地松了口气,然而转念一想,又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走了?!”

118.
“是啊。”许无念一脸的理所当然,“一不认识二没钱的,人家留在这干嘛?”
小演用“你又在装傻”的鄙夷眼神盯着他,泄气地松下肩膀,踱着步子绕过他。“好好好——”
许无念在背后喊他:“动作快点,我们也准备出发了。”

119.
小演停下脚步,猛地转过来。“真的?我们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见许无念微笑着点点头,小演一下子扑进他怀里,尾巴也兴奋地打圈。“我们都在这待了两个月了,再待下去我就要疯了。”
许无念无奈地看着他,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去吧,记得把你的尾巴和耳朵收回去。”

120.
小演对他做了个鬼脸,一蹦一跳地去洗漱了。
许无念回想了一下几年前第一次见他的情形,发自内心地觉得小演大概是小孩子当得太开心,最近越来越幼稚了。



-18.8.23-








强行忙里偷闲
我的作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迷之爆字数🚬
26号报道 27号军训 正式开学高中又要住校没有手机 不要太想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