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出住校生的声音

大名夜允嘉 可以直接叫允嘉 熟了的话叫我嘉嘉会非常高兴!(没有人
*不会说话

★★★文稿丢失 旧坑随缘填抱歉★★★
是个每天都想跳槽画画的假文手 原创居多
非常非常非常偶尔有同人产出 常年站冷逆神cp 一般专注傻白甜
沉迷自己的孩子们无法自拔 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欢他们 要是有人能和我一起讨论孩子会非常高兴!!!
希望有人找我玩儿!
请多关照٩( 'ω' )و






【多情太招摇 长情催人老 痴情人肠断 无情最逍遥】
偶尔会很丧
这说明我是个有故事的人!(喂
虽然不是很想分享我的故事 但是希望有人能陪陪我 是个这么任性孩子气的人 谢谢你♡

【原耽】无遥客栈(76~90)

*前文(61~75)
*请欣赏前方年度大戏:《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雾








76.
许无念、卿可遥二人眼中都闪过一抹惊异之色。前者上前一步,微笑着一颔首,从男子手中接过小狗。“是,多谢阁下。”
男子微微躬身,端的是一派君子之风。“不谢。在下南谦谨,字南渊,不知可否有幸与二位结交一番?”
“卿可遥,字临端。”
“许无念,字清珣。”

77.
三人分别交换一个眼神,许无念开了口:“南渊兄,真是抱歉,突然想起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南谦谨从善如流:“有缘必会再见,就此别过。”
卿可遥内心一阵恶寒,向南谦谨点头致意,便和许无念离开了。

78.
南谦谨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叹息着摇了摇头。“一天到晚的净不消停。”
他一开折扇,慢悠悠地摇着,朝镇子边上的空地去了。

79.
腰间的凌尘剑嗡鸣不断,卿可遥握上剑柄,转头笑着对许无念解释道:“小凌也想去玩呢。”
许无念似乎是哽了一下,犹豫着问:“那是要……让它去玩?”
“是啊。”卿可遥大方地点头,解下凌尘,看着它浮到空中,转了几圈,然后朝一个方向飞去。他随意地摆了摆手。“放心,它会自己回来的,我们走吧。”
“嗯……?嗯……”

80.
凌尘剑一直飞到镇外,四下无人,唯有风声。
何逸凌显出身形,将剑抓在手里,低下头,也不知想了些什么,竟然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还停不下来了。藏在树后的人无语地清咳一声,他才深吸一口气,敛了神色,换上一副森冷的表情,沉声道:“出来!”

81.
人影未现,劲气先至。
何逸凌侧身闪开,只见原先站着的地方后被劈开一道三分深的裂痕。他摆定姿势,凌尘剑横在胸前,眼神凌厉地盯着来人。
不久前刚与无遥二人分手的南谦谨摇着扇子,施施然从树后走出,微笑着说:“逸凌,别来无恙啊。”

82.
何逸凌很是嫌弃地皱起眉头,一字一顿地叫出他的名字:“修,谨,谦。”

83.
化名南谦谨的人惋惜地摇了摇头。“逸凌啊,几十年不见了,怎么一见面就要打呢。”
“废话少说,”何逸凌微一矮身,如离弦之箭般朝他冲了过去,“对家!”
修谨谦叹了口气,收拢折扇,正面迎上。

84.
比试以修谨谦一扇子敲在何逸凌头上而告终。
何逸凌一把挥开,抬眼,不满地抱怨道:“南渊兄啊,你什么时候可以换一招。”
修谨谦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化出一条石凳坐下。“那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要一见到我就要开打?真是可惜你这一身书生打扮。”
看着何逸凌装模作样地文绉绉地在他身边坐下,修谨谦是真的感到心累,又忍不住说他:“还有,你一开始笑什么笑?气氛全没有了。”
何逸凌权当没听见,用手肘捅了捅他,盘问道:“南渊兄,那条小狗是小演吗?”

85.
修谨谦沉默一阵,侧过头看他,笑得一脸谦和。“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86.
“好你个修南渊!”何逸凌剜了他一眼,气定神闲地说,“那就说明是咯。”
修谨谦不搭话,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当年无念出事的时候,你在场吗?”

87.
何逸凌愣了愣,情绪跟着声音一起低下去。“…我是后来才赶过去的。当时我铸剑已经到了最后一步,本来想着刚好趁那天把剑送给卿兄的,谁知道清珣他……”他不忍再说下去,狠狠地摇了摇头。
“唉……”修谨谦拍了拍他的肩膀,移开了视线,“其实这一千年来,无念他……不好,差点说漏嘴了。”

88.
“什么?”
何逸凌敏锐地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南渊兄,吊人胃口可不好啊。”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毕竟你倾向可遥,我倾向无念,我们是对家嘛。”
修谨谦笑眯眯地站起来,自顾自地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罢,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见了。

89.
何逸凌仔仔细细地回想了一遍刚才的对话,懊恼地一拍额头。“完了!又没问出来小演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没来得及问清珣到底有没有记忆,又没问他这一千年是怎么过来的。可恶,被他带着走了!”

90.
他摇摇头,站起身来。“哎,回去试试小演吧,希望他还认我这个主人。修南渊,不要以为放在你那里养得久了点就了不起了!”



-18.7.26-








看到没有我26号就写好了的 肝疼_(:_」∠)_
看清楚!逸凌吃临珣!谨谦吃无遥!不要搞反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