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允嘉

你好 这里允嘉♡
(*不会说话

★★★文稿丢失 旧坑随缘填抱歉★★★
是个每天都想跳槽画画的假文手 原创居多
非常非常非常偶尔有同人产出 常年站冷逆神cp 一般专注傻白甜
沉迷自己的孩子们无法自拔 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欢他们 要是有人能和我一起讨论孩子会非常高兴!!!
希望有人找我玩儿!
请多关照٩( 'ω' )و






【多情太招摇 长情催人老 痴情人肠断 无情最逍遥】
偶尔会很丧
这说明我是个有故事的人!(喂
虽然不是很想分享我的故事 但是希望有人能陪陪我 是个这么任性孩子气的人 谢谢你♡

【白年长】一个速食小段子

分手的时候,霜月隼说:
“我知道的哟,海其实不爱我吧。”
文月海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隼转身离去的背影那么毫不迟疑,月光洒在他身上,银白色的头发反射着清冷的光。
于是他只好默默地咽下挽留的话语,看着隼越走越远。

后来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海还是那个温柔爽朗的大哥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爱上了红茶;隼也还是那个慵懒优雅的白色魔王,只是不再住在宿舍,而是在不远的地方另外买了一套房子。
有工作不得不待在一起的时候,隼会一如既往地冲海发号施令,却再也不会把自己的工作扔给他,然后撒娇地扑到他身上;正如海也再不会用手揉乱自己的头发后,又小心仔细地梳理整齐。
Procella和VIV的成员个个心知肚明,然而当面对隼漠然中带着些黯然的神色,或是听着海沉稳却透着丝疲惫的声音,他们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再后来,榊先生找到黑月先生,因为隼需要回一趟本家。话是这么说,但双方都清楚,什么时候回来就不一定了。
海靠在墙角,只隐隐约约地听见谈话的后半段,但关键词却都一字不落。
那是唯一一次的劝诫。经纪人站到他面前,沉默半晌,叹息一声:“你听到了吧,隼要回本家了。”
海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两分钟后,总算松开攥紧的双手。涣散的眼神又清明起来,却那么悲伤,眼底涌动着一片蓝色的海。
可他只是轻声应道:“嗯,我知道了。”
然后转身离去。



-16.09.06-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