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允嘉

你好 这里允嘉♡
是个小透明 非常非常非常偶尔有同人产出 一般专注傻白甜
常年站冷逆神cp
贴吧@侧邻 虽然几乎全是游戏x
希望有人找我玩儿!
请多关照٩( 'ω' )و

【绿高】蝉鸣不绝

*算是旧文搬运?首发百度高尾和成吧 一篇去年的绿高日贺😂没怎么改 大家凑合着看吧xxx
*时间轴是两人高一升高二的假期 本来是打算按霓虹的开学时间来的 结果写着写着就变成我大天朝的暑假了OTL所以2.0那个bug不要在意x
*只是个短篇 然而直到现在也没有写完 并且不知道还要拖多久_(:_」∠)_
*OOC严重 我自己看着满屏的少女心[死目
*HE 虽然遥遥无期[.
*私设和雪酱10岁
*这里允嘉/细璃 昵称随意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0.0

夏天啊。
高尾和成解开了衬衫的两粒纽扣,倒在榻榻米上盯着天花板,老旧的风扇慢悠悠地运转着,不时发出杂音。窗口吹进的微风掀起薄薄的书页,圆珠笔掉在木地板上,无力地滚动了几圈,女孩推门而入,捡起笔放回桌面。
“哥哥,奶奶和绿间回来了。”

0.5

“放假以后,去乡下待一段时间吗?我和和雪会回奶奶家一趟。”
他抬眼去看前桌,推了推眼镜,淡淡地应了声:“哦。”

1.0

女孩趴在桌上睡着了。
盖到背部的墨色发丝被随意地扎起来,纤长的睫毛在阳光下打出阴影,小小的身子微微起伏着,睡得安稳。
黑发的少年小心地把她的头靠在自己身上,环住她的肩膀,看向窗外。
“呐,小真。”
“嗯?”
他从厚厚的书本上抬起头,看着对面发话的人。
那人却是愣了愣,然后笑了起来。
“没什么,我睡一会儿,小真看好东西哦。”

火车“哐当哐当”,把三人送到了那座干净的偏远小镇。
天是蓝的,云是白的,路边生着青绿的嫩草,点缀着浅黄或淡粉的野花。
“今天先在镇上睡吧,明天早上再出发。”
高尾背着包,拖着妹妹的行李箱,领着两人走进一家小饭馆。
老板娘笑着递上菜单,岁月在她的眼角划出浅浅的皱纹,双手也因常年干活起了一层茧。不过她温柔地笑着,带着年长女人该有的从容。
和雪在逗店门前的老公狗,它懒洋洋地趴在敞开的大门边,脖子上没拴绳子。那狗也不凶,女孩去摸它的头,它只是换个姿势,动一动耳朵。
高尾带着些宠溺和无奈唤回妹妹,和雪吐了吐舌,老板娘摇着头指出洗手间的方向,她小跑着过去了。
不过她回到座位的时候,高尾已经开始吃了。她轻轻地捶了哥哥一下,也举起了筷子。
她飞快地看了坐在旁边的人一眼。

1.5

从饭馆出来,天已经快黑了。暗色的天空中,隐约挂着一轮孤零零的月牙。
老板娘在给另一桌客人点菜,她回过头来看了看三人,好心地提醒道:“快下雨了,赶快找个好地方避雨吧。”
和雪应声道谢,附赠一个大大的笑脸。她又去扯高尾,环着哥哥的手臂兴致勃勃地计划着明天的行程。
高尾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地笑笑,弯起的眼角恍惚中模糊了谁的面容。

他们最后找了一家小旅馆,店面不大,只有三层。
老板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爷爷,有点耳背,平时就坐在一楼的收银台打瞌睡,高尾叩响木制的柜台的时候惊了一下,然后抬了抬椭圆镜片的老花镜,眯起眼睛看着他们。
高尾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要了一间两张床的房。和雪仰起头看了看哥哥,眨了眨眼。
房间不大但也不算太小,两张床中间放了张床头柜,对面是一台黑白电视,只有两三个频道可以看。
和雪扑在床上,半张脸都埋在枕头里和哥哥撒娇:“哥哥陪我睡~”
“好好好,哥哥先去洗澡,小雪就等明天到奶奶家再洗哟。”
高尾捏了捏女孩还带点婴儿肥的脸颊,从包里翻出睡衣进了洗手间。
水声响起,女孩把脸换了一个方向,面朝着端坐在另一张床的床沿上的绿间。
那双银蓝色的眸子总让他有一种错觉。
“你是谁。”

2.0

冬季杯结束后,临近期末,学业开始繁忙起来,篮球部的训练也暂停了。不过绿间还是能每天早上推开门就看见高尾骑在板车上朝他笑,对此高尾本人自称“这是每天的体能训练www”。
有一天——那真的是很普通的一天,高尾在(照例)输了猜拳后跨上板车,载着绿间去学校。
过路口的时候,板车停在了红灯下。在嘈杂的喇叭声和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以及各种小店的招揽声的背景音中,从板车的座椅上向后飘来一句很轻很轻的“我喜欢你”。
绿间猛地握紧了手中的铝罐,但是他很快又反应过来,在经过短暂的思考后回了一句:
“高尾,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巨蟹座今天的幸运物是白色绷带,幸运事件是,
被好朋友表白。

时间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
高尾还是每天骑板车,每天带装了半盒泡菜的便当,每天在午休时拖着绿间去人工湖旁的草坪上躺一会儿。
绿间也还是会在赢了猜拳后推眼镜,还是会皱着眉对高尾的便当说教,还是会嘴上说着不情愿却依旧和高尾在午休时来到那片草坪。
但是绿间总是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低头去看高尾,那时候他们走在人行道上——板车坏了,所以那天他们是步行上下学的。
高尾的头发很细也很软,而且还是很纯正的乌黑色,冬日柔和的阳光在上面打上一层浅浅的光圈,不过对于男孩子来说有点长。他的脚步用了些力,有些幼稚地在薄薄的积雪上踩出鞋印来,发梢随着他的动作小幅度地抖动着。
然后高尾也抬起头来看他,正好对上绿间的眼睛。
绿间觉得自己看不懂那种眼神,倒不如说他觉得自己从来都看不懂高尾——他是个极具人格魅力的人,像个小太阳般吸引着周围的人,却又总是能抓住人群的中心,光芒明亮却不刺眼。
但是绿间当然不会天真到认为高尾就是这么一个——完全阳光的人了,不过至少除了在输给洛山时,他还没有见过高尾有表现出任何负面的情绪。
那双漂亮的银蓝色瞳孔放暖了温度,叠上一层草绿的颜色,微微泛着水光的虹膜上映着他的模样。他看见高尾笑着,微微上挑的眼角柔和了弧度,里面唯一能看得清的是糖浆一样粘稠而深沉的温暖。
“…没什么。”

2.5

“你哥哥应该给你介绍过了的说。”
绿间并没有正面回答。他推了一下眼镜,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和雪死死地瞪着他,眼神里是绿间真太郎再熟悉不过的——戒备,和深深的敌意。
他姑且把那归结于她对自家哥哥的重视。
女孩还是没再说下去。她沉默了一会儿,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

-16.06.10-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