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允嘉

你好 这里允嘉♡
是个小透明 非常非常非常偶尔有同人产出 一般专注傻白甜
常年站冷逆神cp
贴吧@侧邻 虽然几乎全是游戏x
希望有人找我玩儿!
请多关照٩( 'ω' )و

【胡陆】君生我未生,我生君未老(2)

*中短 半架空 主走无剧情白砂糖日常向
*子冈转世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乐意[并不
*OOC已成定局
*事实上我还没有想好结尾停在哪里x
*胡陆粮好少啊啊啊啊[
*这里允嘉/细璃 昵称随意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Chapter.2
似乎过了很久,胡亥低下头,轻轻地摩挲着铻刀上的纹理,有些嘲讽地掀起嘴角:“呵,陆子冈?甘罗,你可太看得起他了。再说了,我凭什么——相信你呢?”
“信不信,你自己心里有数。”老板无所谓地笑笑,接着道:“我过两天要出一趟远门,确实是想找个人替我照顾子冈。但你要是嫌麻烦或者自欺欺人,也大可以现在就走,反正他初世就是在我身边长大的。”
胡亥动作一顿,站起身来,把铻刀收进口袋,声音明显冷了下去:“你威胁我?”鸣鸿也扑扇了两下翅膀,严肃地在他肩膀上站好。
“臣可不敢威胁小公子,哑舍的大门永远为您敞开。”但见不见得到子冈可就不一定了。老板也毫不示弱地微笑道,“但那把铻刀可得还给子冈,臣记得他当初说的是请您代为保管吧。”
胡亥的面色僵了僵,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反驳,更何况事实就是这样。
七年前,老板封印一件怨念极重的古物时,胡亥无意间闯入了阵势。鸣鸿受制无法化形,他正想着可能自己多活了太久了,遭报应了,只是有点不甘心死在甘罗前面,而且这样憋屈。
然而很意外地,一只手推了他一把。胡亥竟然就真的踉跄着退了几步,一抬眼看见陆子冈站在他原来的位置。阵势被破,巨大的怨气疯狂地汇集到陆子冈的身体里,让他一下子单膝跪在地上。
胡亥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陆子冈艰难地从怀里取出铻刀,哀伤地看了一眼,颤抖着手递给他,还努力挤出一个微笑:“胡亥……你能替我……保管铻刀吗……”
胡亥抿了下唇,走上前去接过了刀,俯视着陆子冈脸上欣慰的神情,想了想,还是道:“……我不会让它沾血的。”
陆子冈惊讶了片刻,皱着眉忍着浑身的剧痛,向胡亥点了点头,眼睛里像是带着不舍:“谢谢……”
然后他看向老板,他手上正提着越王剑,沉默着站在一旁。陆子冈摇了摇头,愧疚道:“老板……对不起。”
“不。”老板轻声道,“下一世,我会还你铻刀。”
陆子冈微笑着看着胡亥的背影,闭上眼,最后听见的是金属没入自己胸口的声音。
“我答应他了。”老板摸着小子冈的头发,声音压得很低,“明天下午,把铻刀还给他,或者带他走,你选一个吧。”
小子冈懵懂地看着胡亥走出哑舍,赤色的小鸟飞在他身侧。老板叹了口气,牵起他,走上二楼。

-16.05.07-




——————————对不起以下是题外话——————————
妈妈呀我竟然写得这么快!!![xxx
话说子冈死得……其实我本来是想把锅给赵高背的x
我是想写子冈单箭头胡亥的 应该看得出来吧qwq
以及老板x锟铻刀里明朝的陆子冈十岁到哑舍 无字碑里老板说子冈最对他胃口 加上我的偏爱x不自觉地就写成这样了ORZ
天辣要写胡亥带小子冈了 七岁的小孩子是什么样的啊😂😂😂
我尽量不写得太幼或者太成熟……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