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出住校生的声音

大名夜允嘉 可以直接叫允嘉 熟了的话叫我嘉嘉会非常高兴!(没有人
*不会说话

★★★文稿丢失 旧坑随缘填抱歉★★★
是个每天都想跳槽画画的假文手 原创居多
非常非常非常偶尔有同人产出 常年站冷逆神cp 一般专注傻白甜
沉迷自己的孩子们无法自拔 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欢他们 要是有人能和我一起讨论孩子会非常高兴!!!
希望有人找我玩儿!
请多关照٩( 'ω' )و






【多情太招摇 长情催人老 痴情人肠断 无情最逍遥】
偶尔会很丧
这说明我是个有故事的人!(喂
虽然不是很想分享我的故事 但是希望有人能陪陪我 是个这么任性孩子气的人 谢谢你♡

【原耽】无遥客栈(16~30)(已修改)

*前文 (1~15)
*子慕是逸凌的字 不要误会








16.
许无念听见卿可遥貌似有些无礼的、气急败坏的声音,停下脚步,低低地笑了笑,神情有些恍惚。
他叹了口气,摇摇头,朝客房走去。

17.
卿可遥终于心力交瘁地收拾好了许少爷扔给他的烂摊子。
水温稍烫,背上的伤口渗出的血在水里晕开来,他也面不改色地泡在里面,只露出一个脑袋。
泡了一会儿,他总算是想起了刚才被他随手扔开的凌尘剑。一转头,只见一个书生模样的男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怀里抱着剑,笑容温润。“卿兄,好久不见。”

18.
四目相对无言,卿可遥一脸复杂。“你下次出来之前说一声。”
他诚恳地点点头。“嗯。”

19.
作为一把神剑,凌尘剑自然是有剑灵的。
何逸凌就是它的剑灵,但却不是普通的灵由剑生。
果然这才是神剑的正确配置。

20.
何逸凌抽剑出鞘,把染了血的剑鞘隔空扔给卿可遥。后者稳稳握住,用水擦拭着上面的血迹。
何逸凌支着下巴看着他,突然冒出一句:“卿兄,你的衣物呢?”
卿可遥脸色一僵。

21.
行走江湖的人,随身的包袱自是轻便。方才卿可遥一时打得兴起,随手一扔,那轻飘飘的小布包便不知落在了哪个草丛里,还指不定在一片刀光剑影中留了个全尸。
他朝何逸凌瞪过去,后者一脸无辜地微笑着,突然敛了神色,凝神细听一阵,然后调笑地看向卿可遥,化为一阵轻烟消散了。
下一秒,许无念的声音夹着轻轻的叩门声传来:“临端兄,我给你拿了衣物来。”

22.
卿可遥用剑鞘在水里画着圈,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多谢,麻烦拿进来吧。”

23.
许无念推门而入,目不斜视地从卿可遥身边走过,将衣物放在桌上,一面解释道:“我在店里备着的,都是新的,你要是不嫌弃就穿走吧。”又看见椅子上没了剑鞘的凌尘剑,沉默一下,转头笑道:“神剑还是当心着点好。”
卿可遥歪着头与他对视,突然道:“小凌来。”
凌尘剑上微光流转,接着缓缓腾空而起,飞到卿可遥身边。

24.
许无念一脸坦然,脸上笑意不减。

25.
过了一会儿,他微微颔首,道:“那我就先出去了。”
卿可遥于是也笑了笑,收回了视线。

26.
木门发出一声轻响。
何逸凌从卿可遥手上拿过剑鞘,套在了凌尘剑上,抿着唇,沉默地看着他。

27.
卿可遥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突然想起很多年前,这双手满是鲜血地拥着那人时的情景。
他神情恍惚,低声唤了一声:“子慕……”

28.
何逸凌神色似是有些不忍,轻声问:“你确定吗?”
卿可遥疲惫地闭上眼。“……再看看吧。”
何逸凌叹了口气,摇摇头,又回了剑里,安安分分地躺在桌上。

29.
片刻后,卿可遥用力眨了眨眼,又恢复了那般清爽的神色,跨出浴盆,背上的伤口已经结痂。
他穿戴好衣物,拿上凌尘剑,出了房间,顿觉神清气爽。

30.
卿可遥站在栏杆旁向下俯瞰,那独一张的雕花木桌上已摆了几样家常小菜,许无念正将碗筷放下。似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他抬起头来望向他,笑眯眯地道:“临端兄,来吃点东西吧。”
卿可遥朗声笑道:“多谢许掌柜。”顿了顿,勾起嘴角,单手撑住扶栏,在许无念惊异的眼神中直接从二楼翻身而下。落地时单膝支地,面对他三步远,眼神温柔而深邃。



-18.5.2-








掌声欢迎本文最大助攻何逸凌上线!!!
最近满脑子都是回忆杀 问题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到(自杀
我好想写无念啊!!! 但是两个人这边的视角好展开一点 死亡
大纲越来越完善但是越来越复杂了 我靠 我最开始只想写三个人的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