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允嘉

你好 这里允嘉♡
是个小透明 非常非常非常偶尔有同人产出 一般专注傻白甜
常年站冷逆神cp
贴吧@侧邻 虽然几乎全是游戏x
希望有人找我玩儿!
请多关照٩( 'ω' )و

【白年长】《慧酱的睡前童话故事》(1)

*有一点点长的短篇 4k5字
*(个人觉得是)海隼海无差
*交往(结婚?)提前
*私设女儿出没
*姑且标个1 有没有2345到时候再说(。 
*八百年没写白年长了我也不知道OOC成啥样了(瘫
*貌似不太像童话……? 
*这里允嘉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已是深夜,天空被染成了浓墨般的黑色,月亮散发着清冷的光。繁华的都市像是也进入了梦乡,街上不再车水马龙,只剩下路灯默默地守候在路边。
隼用指节轻轻地叩了叩房门,然后推门而入,走到床边,不出意外地发现床上的小女孩还没有入睡。他在床沿坐下,摸了摸女孩浅咖色的头发,语气轻柔。“慧酱,怎么还不睡呢?”
慧翻了个身,面朝着隼,眨了眨眼,又凑地更近了些。
“今天没有爸爸给我讲故事,我睡不着。”
“爸爸还要晚一点才能回来哟,所以今天妈妈来给你讲吧~”
隼靠着床头坐到床上,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本绘本,书的封面上印着一座白色的城堡。慧乖巧地扯过被子也盖到隼的腿上。
隼翻开绘本,微笑着,讲了起来:
“从前啊,有一个叫文月海的小男孩……”
“……?”

乡下的小镇有一个传说,如果在11月24号看到一只全身银白色、眼睛是金色的猫的话,一直跟着它走,就能进入到11月的白魔王的世界。
男孩在公园里荡着秋千,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地面,海蓝色的眼睛一直盯着前方,看上去心不在焉的。就在这时,从旁边的灌木丛里走出了一只猫。
是一只漂亮的白猫。它优雅地走到男孩前方,尾巴轻轻地摆动着,“喵~”了一声。但它的叫声不像路边的野猫那种警惕的、带有威胁意味的,也不像家养的宠物那种温顺的、撒娇般的,听上去非常悠闲,就像是在和自己的朋友打招呼一样。
男孩跳下秋千,在猫面前蹲下,好奇地摸了摸它的背。雪白的毛皮光滑柔软,摸上去很舒服。猫也没有生气,反倒抬起头来看着男孩,眨了眨翠金色的猫瞳。
突然有一阵烟雾弥漫,男孩连忙闭上眼睛,举起手臂挡住了脸。几秒钟后,响起了一串诡异的笑声。
男孩睁开眼,看着眼前同样是蹲着的笑眯眯的男人。银白色的短发有些微妙的散乱,眼睛狭长,瞳孔是漂亮的翠金色。
……等等。
男人却毫不在意他瞬间变得古怪的目光,脸上带着仿佛诱拐小孩子一般的笑容开口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隼,是白魔王大人哟~”
海忍住吐槽的念头,沉默地看着他,还是开了口。
“文月海。”
“嗯,真是个好名字呢~那么,要和我去玩吗?我不是坏人哦~”
所以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吗。
但海歪了歪头,只犹豫了几秒,就马上灿烂地笑着点了头。
隼笑得更开心了,牵住海的手,带着他站起来,一脸的神秘。“好,海现在闭上眼睛。”
海疑惑地看着他,乖乖闭上了眼,听见隼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三。”
我还以为你要念什么咒语呢。海撇了撇嘴。
“二。”
不过是要去哪里呢。小孩子又好奇起来。
“等一下海就知道了哦~一——”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海瞬间抓紧了隼的手,他听见隼的笑声。

“好——~海可以睁开眼睛了哦。”
“哇——好厉害!——”
海睁开眼睛,忍不住惊呼出声。眼前是一幢华美的白色城堡,外墙是用大理石砌成的,在阳光下闪着细腻柔和的光。周围生着一圈茂盛的树木,绿色的树叶层层叠叠,颜色深浅不一,阳光穿过叶缝,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影。
“哼哼。我可是白魔王大人哦~”
隼有些得意地牵着海走上前去,厚重的石雕大门自动徐徐打开。海兴奋地打量着城堡内部的装潢,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摇了摇隼的手。“呐,隼,我就这么和你出来了,没问题吗?”
“没关系,现在海的世界的时间已经被我用魔法暂停了哟。看~”
隼领着海走到盖着一块蓝白色方格的布的什么东西前,扯开这块布,露出来一面近两米高的大镜子,边框上镶着华丽精致的花纹,但里面的画面却是文月家所在的街道上的景象。
海惊奇地睁大眼睛,不由自主地想上前一步,却被隼拉住了手。“不行哦,海会被吸进去的。”
海抬起头看着他严肃的表情,满脸的不相信,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退了回来。隼满意地点点头,牵着海走上楼去,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海这几天就住在这里,我的房间在隔壁。”见海点了点头,松开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现在,魔王大人要回房间休息啦。”
“……诶?”
海错愕地抬起头,只见隼摆了摆手。“啊啦,要维持这么大型的魔法很累的嘛~海可以先去一楼玩一玩,不用拘谨~”说完便打着哈欠进了隔壁房间。
“……南极?”
海揉了揉眼睛,有点怀疑自己刚刚从门缝里看到了什么。他摇摇头,下了楼梯。他记得那面镜子还没有遮上。
然而当他再次站到镜子前时,却惊奇地发现镜子里的图案变成了真正的镜象。他望了一眼隼的房间,眨了眨眼,从地上捡起布。刚碰到镜子,布就自动飞了起来,把镜子盖得严严实实。

海坐在沙发上,沉重地叹了口气。
虽然隼当初说的是陪他玩,但几天下来,其实是海每天帮他洗衣服、做饭、叫他起床……诸如此类保姆一般的事。
〔这个人之前到底是怎样生存下来的啊?!而且再说我也只是个小孩子,饭做得也不怎么样,早上叫他也经常要叫很久……虽然好像也没什么坏处就是了。〕
海腹诽道,抓了个抱枕在怀里。〔但是隼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连小动物都没有,果然会很寂寞吧。〕
“海——~麻烦帮我泡一杯红茶——~”
“好——”
听见从楼上传来的声音,海再次叹了口气,扔开抱枕,走进厨房,熟练地从茶叶罐里夹取适量的茶叶放进白瓷杯里,倒上开水,小心地端起。
走到房间门口时茶刚好微凉下来,海把杯托放到桌上。隼优雅地端起杯子,轻轻吹了吹热气,浅饮一口,赞叹地说:“果然还是海泡的红茶最好喝啊~”
“会有什么区别吗?”
面对海疑惑的眼神,隼把杯子放下,笑着看向海的眼睛。“当然了,心意是可以感受到的哦。”
“哦……总之你喜欢就好啦。”
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坐到床上,晃着腿,有些犹豫的开口:“那个,隼……我们能出去玩吗?”
“哦呀,确实是我疏忽了,在家里再怎么玩都会玩腻的吧。”
不不,完全不会,虽说对每次进去都会变个样子的房间也已经完全免疫了。海面无表情地看着今天疑似是演唱会现场的隼的房间,他坐着的床其实也正是舞台。
“嗯,确实有一个地方很适合海呢。”
隼喝完最后一口红茶,看着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的海,勾起嘴角。

“是海啊!——”
“这是什么冷笑话啊……不过确实很好看。”
隼闭着眼睛,迎着海风张开双臂,银白色的短发都被吹得飘了起来。海站在他身边,眯着眼睛,眺望着远方的海平线。碧蓝的海面漾着微微的水波,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金光。有海鸥在盘旋,洁白的羽翼被镀上一层金边,在水面上投下阴影。
海脱掉鞋袜,向前几步走进浅滩,蹲下来,把手伸进了海水下的沙子里,摸索了一会儿后,惊喜地举起手,把手中的物品展示给隼看。“隼!快看,有贝壳!”
“还是浅蓝色的哦,真是漂亮呢~”
隼笑眯眯地说道。海站起来,把贝壳拿到眼前,里外都看了一遍,点了点头。“嗯!”
“海,想不想看魔法?”
隼微微弯下腰,指了指贝壳,然后摊开了手心。海犹豫地看看这枚罕见的贝壳,又看看隼,鼓着脸颊想了想,还是决定相信隼,把贝壳放到了他的手上。“想!”
“哼哼……看好了哦。”
隼用另一只手的食指轻轻点了点贝壳,低声说了几句海听不懂的话,大概真的是什么咒语。接着,从他的手心发出了一阵柔和的白光。等光芒消失后,贝壳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浅蓝色的棱形晶体。
“好厉害!隼,你还真的是魔王大人啊!”
海瞪大了眼睛,崇拜地看着隼。隼骄傲地笑笑,把晶体交给海。“当然了,货真价实的哦~这个叫天青石,英文名是celestite,还给海~海要好好对她哦。”
“我会的!”
海用力点点头,把天青石握在左手中。然后又抬起头,眼睛亮亮的,像是盛了一篇星海。“隼,我们堆沙堡好不好?像你家那样的。”
“当然可以啊~”
隼牵着海往上走了一点,确认沙子的湿润度后带着他蹲了下来,用手划出了大概的范围,开始堆底层。海惊奇地看着他。“想不到你真的会堆啊。”
“真失礼啊海~”
见隼看上去一脸的委屈,虽然知道他多半是装的,海还是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嘿嘿,对不起嘛。”
“那魔王大人就原谅海啦~能帮我去拿一些干燥的沙子来吗?”
“哦哦,没问题!”
两人忙活了一下午,确切来说应该是隼在堆沙堡,海在旁边帮忙。当暖黄色的夕阳洒在完成的沙堡上时,隼毫无形象地瘫倒在了沙地上。“啊——好累啊——”
“嗯,抱歉啊,几乎都是你自己在做。”
海有些不好意思地坐到了隼身边。隼摆了摆手,眼睛盯着已经开始泛起墨蓝色的天空,懒洋洋地问:“海,天青石还在吗?”
“嗯。”
海拿出天青石,在隼的脸上方晃了晃。隼沉默一会儿,突然站起身。海不明所以地也跟着站了起来。
隼盯着海平线,半晌,突然说道:“海是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把全名告诉你呢?”
男孩没有接话,眨了眨海蓝色的双眼。
“因为,名字是魔法哦。”
“魔法……?”
“如果海知道了我的全名,魔王大人可是会缠着你一辈子的哦~”
“这算什么啊……”
海叹了口气,然后认真地看着隼,稚嫩的声音中却无比坚定:“没关系,一辈子也好,我会一直照顾你的。所以,拜托了,告诉我你的全名吧,隼。”
隼愣了愣,狡黠地勾起嘴角。“啊呀,这可真是不得了的告白啊,海。”
“等、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吧!”
海瞬间红了脸,羞恼地看着面前忍不住笑出了声的人。“啊啊,总之快点把全名告诉我啦!”
“哈哈哈,海还真是可爱啊~”
隼笑着弯下腰,双手搭在海的肩膀上,直视着他的双眼,表情温柔起来,眼中笑意不减反深。“嗯,我知道哦,因为海就是这么温柔的人啊。”
海也安静下来,脸还有些微红,像个小大人一般略带无奈地说道:“你啊……”
“那么,就把魔王大人的全名告诉海吧~”
海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抿了抿嘴,僵硬地点了点头。隼翠金色的眼睛仿佛在发光。
“我的名字是——”

海惊醒,有些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还坐在已经停止摆动的秋千上,双手紧紧地抓着系着木板的麻绳,左手被什么东西硌着。
他急忙摊开掌心,在看见那块浅蓝色的晶体后松了口气,然后又有些赌气地嘟起了嘴。
“真是的……嘛,反正,我会等你来找我的,隼。”
霜月隼。
他在心里默念一遍,又忍不住笑起来,高兴得像是刚吃了世界上最甜的糖果。

“隼?”
隔着一层门板,隼听见房间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他抬起头,冲那个走进房间的人笑了笑:“欢迎回来,海~”
海也笑起来,走到床边,俯身在隼的额头上轻吻一下。“嗯,我回来了。”
他又弯下腰,把已经熟睡的慧脸颊旁的头发拨开。女孩微张着嘴,脸颊粉嘟嘟的,身子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起伏。他温柔地笑起来,轻声说:“晚安,慧。”
然后他直起身,把目光投向隼……手上的绘本。
“我今天给慧酱讲故事了哟~”
隼的脸上一副“快夸我”的表情,海伸出手在他头上揉了揉,从隼的手里接过绘本。
“嗯……?你都给慧讲了些什么啊……”海大概把绘本翻了一遍,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还有,这些应该都不是真事吧?”
“谁知道呢——~”隼抱住海的腰,在他身上蹭了蹭,拖长了音调:“海~抱我回房间吧~”
“自己走啊……”海叹了口气,把绘本放到床头柜上,用手顺了顺隼的头发,“我现在可没有力气抱你啊。再说你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还想让人抱啊!”说着打了个哈欠。
“诶……”
隼有些委屈地瘪了瘪嘴,松开手,捏了捏海的小臂,感受到肌肉的僵硬后又推了推他。“海快点回房间睡觉吧。”
“我们家的魔王大人真是难以预测啊……”
海苦笑着,但也是累了,点了点头也就先回房了。隼也伸了个懒腰,从床上起来,仔细地给慧掖好被角。窗口有月光照进来,就算关了灯,她大概也不会害怕了吧。隼宠溺地笑笑。
“晚安,我们的小公主~”

-17.7.15-






——————————以下是题外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x
海尼生日快乐!!!♡
天呐我掐点赶上了!!!!!!😭😭😭
已经不是复健是诈尸了_(:_」∠)_(白年长意味
这个梗也是快一年前的了……13号才开始改+继续写 从1k5到了4k5……。
不过就算这么晚才开始赶 因为在外面旅游也没什么时间写 大部分都是今天(等+坐火车5个小时)写的 一天赶了快2k字……
悄悄说一句本来好像是有黑年长出场的 赶lan不de及xie了就删掉了(。
中间的童话部分本来是海尼第一人称的 但是太久没写担心OOC就换了
不过隼全程波浪号 海尼我一度以为是在写郁 已经不知道OOC成什么样了´_ゝ`
镜子那段原版是海尼在那里看镜子 回头看见隼在沙发上睡着了 就把那块布给他盖上了 其实我更喜欢原版
本来说让隼带海尼去什么游乐场玩一天就好了突然想起来这是篇童话´_ゝ`虽然到最后也已经不怎么像了😐
海尼大概是从看到猫开始就在做梦(。
为了写隼(人形)出场去找了图片(太久远啦……。)然后发现什么隼竟然是短发吗?!(……
再次感叹白年长和太国的重合度 尤其是隼和太宰(。
个人最喜欢的是分别前问名字的那一段!!!(脸呢
假装celestite封面上海尼拿的天青石是浅蓝色的 天青石真好看!!!!!!左手拿着也是参考封面w
虽然文中没有体现出来但是我一定要说一下!慧在日文里有两个读音 一个是kei 一个是e e一般是和别的字连在一起的时候用的 海尼叫慧酱叫的是kei 隼叫的是eちゃん(๑´ω`๑)
没有说慧酱姓什么是因为我还没想好(。)反正不出意外这个系列也不会再更新了(ntm
小时候的海尼真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醒醒
最后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海尼我爱你!!!!!生日快乐!!!!!(⑉°з°)-♡
((两句话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