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允嘉

你好 这里允嘉♡
是个小透明 非常非常非常偶尔有同人产出 一般专注傻白甜
常年站冷逆神cp
贴吧@侧邻 虽然几乎全是游戏x
希望有人找我玩儿!
请多关照٩( 'ω' )و

现在也仍然喜欢着你
只是这份心情早已不知该如何传达给你了

【旧fine】残留于此处的是

*题目最开始是停留 想想还是改成了残留……爆哭😭😭😭
*正文画风不符!真的!
*除了人名其他全是捏造 可能有bug
*OOC×3
*吹爆旧fine
*经历过斑千斑打脸的我无所畏惧(啥
*这里允嘉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呐英智君,今天——”
“啊啊日和君声音请小一点!”
巴日和刚一推开练习室的门,像往日一样询问今日的练习内容,就听到青叶纺压低了的声音急急地打断了他。他有些诧异地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纺一根食指压在嘴上,努力地做着“嘘——”的嘴型,一遍冲他摇头。他坐在地上,天祥院英智靠在他的肩头上,低着头,似乎是睡着了。
日和了然的点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转身关上门,轻手轻脚地朝他们靠近。走近一点才发现英智微皱着眉头,脸色也比平时更加苍白。他想了想,在纺身边坐下,轻声问:“英智君怎么了?”
纺叹了口气。“今天的天气有些冷,英智君又逞强和我们一起上了体育课,从下午开始精神就不是很好。”又看了看门口,不解地问道:“凪砂君没有一起来吗?”
“他今天值日。”
日和笑了笑,越过纺去看英智,漫不经心地问:“那今天的练习怎么办?”
“嗯……先等凪砂君来了,如果英智君还没醒,再一起讨论一下吧?”
纺看上去有些犹豫,日和倒是没什么意见,无聊地用手指敲着地面——是fine的新歌的旋律。
没过多久,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一开门,还没见到人,略带怒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巴!你这家伙,到底哪一天才能好好做一次值日啊?”
“啊——我又忘记了!抱歉抱歉~”
日和双手合十,看上去非常诚恳地朝走过来的乱凪砂眨了眨眼。“下次我一定不会忘记了!”
凪砂没理他,在纺面前站住脚,面色有些迟疑。“纺,天祥院这是……在睡觉?”
“没关系,我已经醒了♪”
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把纺吓了一跳。英智坐直起来,笑眯眯地环视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大家都到齐了啊,那么请准备一下,开始今天的练习吧。”
“好——~”
日和从地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和凪砂一起调试音响去了。
英智也站起来,见纺还愣在原地,笑着在他的眼前挥了挥手,然后把手伸到他面前。“纺,吓到你了吗?刚刚谢谢你让我靠着,来,拉着我的手站起来吧。”
“哦……嗯。不用谢,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纺才回过神来,也笑起来,握住了英智的手。



-17.10.10-









——————————以下是题外话☆——————————
今天刚月考完 攒攒人品_(:_」∠)_
假装日和和凪砂都在B班
凪砂全名中文看起来怪怪的(。
打脸我也不管了😒
我爱旧fine 他们真好😭😭😭
嗝屁

【夏纺】《魔法与占卜物语♪》(3)

*拉票 求求你们投纺追忆2开花后吧!!!开花前看着太心痛了啊!!!😭😭😭
*前文请戳头像w
*一个莫名其妙的世界观 主要应该是西幻paro 嘛总之不要在意细节x 
*称呼是因为比较有感觉 画风不符什么的也不要在意x 
*主夏纺
*篇幅不定 我一开始只想写个小短篇的……。
*应该只是傻白甜
*非常OOC 
*这里允嘉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Chapter.3
夏目刚踏下楼梯,远远地看见桌上已经摆好了两份吐司和牛奶。
其实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夏目不是多愁善感的人,按理说也不会因为这样一顿简单的早餐就多么触动。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起早几年跟着涉在外游荡的日子。涉投奔英智后他仿佛一下子失了方向,孤身一人来到这片森林,想来也有小半年了。一时间,他竟愣在了原地。
听见动静,纺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弯起眼睛扬起笑容。“夏目君,早安~我再收拾一下,你可以先吃,不用等我♪”
夏目像是才回过神来,冲他点了点头。又见纺还保持着这个看着就很累的姿势望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早安,前辈。”
“早安~”
纺笑眯眯地又回了一句,终于转身进了厨房,接着便听见一些碗碟碰触发出的清脆声响。
夏目啧了一声,却也没控制住嘴角上扬。他坐到桌边,也不客气,就先开吃了。咬了一口吐司,才发觉里面还夹着一个荷包蛋。
纺也从厨房里出来,边坐下,边用略带担忧的眼神看他。“夏目君家里的食材也太少了吧,你平时真的有好好吃饭吗?”
“不用前辈操心。”
夏目咀嚼的动作不停,声音听上去有些含糊,但脸色倒没有他的话那么冷漠。纺无奈地笑笑,没再说什么,也专注于自己面前的那份早餐。
好歹早了那么几秒钟,夏目把空了的玻璃杯放下的时候,纺还在嚼着最后一口吐司。夏目也不急着干什么,单手撑着下巴,看似在发呆,实则悄悄地打量着纺。虽然夏目觉得以纺的性子,他光明正大地看也没什么。
毕竟有十来年没见面了。纺留长了头发,左侧还有几缕浅蓝色的挑染,倒是和夏目有点像。卷卷的头发挡住了耳朵和脸颊的棱角,衬得脸小,也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小一些,但深褐色的眼镜显得有些沉闷。五官长开了许多,但眉眼间的温暖和柔软却没有变,土金色的瞳孔倒是比想象中的颜色暗一些。他昨天来时穿着一件深色的长袍,上面没什么图案,只在领口、帽沿等地方印了一圈暗金色的纹路,现在已经换成了一件普通的深蓝色长衫。
夏目换了只手,纺也喝完了牛奶。夏目抢在他之前收好了餐具,站起身,把它们端进了厨房。
他往房间的方向走去,经过纺时顿了顿,偏过头,貌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我等一下要去采草药,前辈要一起去吗?”
纺思考了一会儿,笑着回答:“嗯♪”

又站上了一个小丘,夏目左右看了一下,径直朝自己的目标走去,纺背着已经半满的竹筐慢悠悠地从后面走上来。
夏目摘了草药,站起来,看着纺虽然还饶有兴致地四处望着,却不时撩一撩厚重的头发,呼吸也有些加重。
他示意纺把筐放下来,小心地把草药放进去,又望了望升到半空的太阳,皱皱眉。“前辈,帮我用占卜找一下草药在哪里。”
“诶诶?占卜还可以这样用吗……?”
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夏目,表情有些犹豫。夏目朝太阳的方向扬了扬下巴,不怎么耐烦地催促着:“有的草药再过一会儿就会枯萎了,但是它们每次都会长在不同的地方。都是因为前辈这么磨磨蹭蹭的,以往这个时候我都差不多找完了。再说这点小事对前辈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吧。”
纺顿时有些惭愧,真的认为是自己耽误了时间,虽然迟疑,也还是做了个深呼吸,闭上了眼。
夏目认真地看着。纺的脚下浮现出一个较为简单的魔法阵,幽幽的蓝色纹路闪烁着。他像是在念着什么,声音很低,语速也较快,模模糊糊的,像是妖精的吟唱一般。
很快,法阵消失,纺重新睁开了眼睛。他呼了口气,如释重负般的朝夏目笑起来。“夏目君,都找到了♪”
“哼。”
夏目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笑意,清咳一声,帮纺背起竹筐。“那就走吧,太阳马上就要大起来了。”
“好♪”
纺上前带路,没走几步又退回来,握住了夏目的手,一脸坦荡。“这样子会快一点吧?”
“…别把我当小孩子啊,前辈。”
话是这么说,夏目带着嫌弃的表情,也反握住了纺的手。

-17.10.1-






——————————以下是题外话☆——————————
太久没发文不知道标题是什么tag有哪几个(。
哈哈哈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我更文啦!(。
感觉这一章的世界观和文风都有点迷幻
那段外貌描写就是吹纺 疯狂吹纺 无脑吹纺
纺的脸为什么这么小这么嫩 他真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amxc*3m%@)#)w%'
这章本来主要是想写后半段的 鬼知道为什么吃个早餐我写了这么多
解释一下 夏目让纺用占卜找草药有三个原因 一是确实时间不够了 二是心疼纺 三是他想玩儿(……
以及纺其实也是知道第三点原因所以故意的 像这种简单的预知其实他可以既不用法阵也不用嘀嘀咕咕(。
还有你们看懂没有啊 夏目什么都没有说 也没有描述那些草药长什么样子纺就预知出来了 你们看他多厉害!!!!(够了闭嘴
小宙 为什么 还没有 出场(你在问谁啊
没有存稿了 真的 我要专心学习 下次更新不要抱期望(。
最后群宣:319713132 小伙伴们来玩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自杀
这位太太 也可能是大大OTL
之前因为突然想起来有几篇文 先去搜 没搜到 就去翻喜欢 也没有 再去翻关注 就发现ta锁了lof
就放着了
刚刚不死心再去把可能的关注都翻了一遍(找文) 翻到ta的时候手抖点了取消关注 然后就关注不回去了
跳楼算了
只能是ta写的了

【夏纺】达拉崩吧

*混更 所以这次没有长到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懒得检查了的题外话了(。
*有半句话的强行北斗星(←脑子有病(其实我吃星北x
*果然夏目还是要用魔法使才有feel
*部分歌词可能有参考b站es相关的达拉崩吧!
*一遍一遍地唱……揪bug……_(:_」∠)_
*敲黑板 某位太太看到了吗这就是达拉崩吧(闭嘴
*以及祝自己入坑一周年快乐!!!(๑´ω`๑)









达拉崩吧 - 洛天依&言和

很久很久以前
巨龙突然出现(天祥院英智 饰 巨龙)
带来灾难
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青叶纺 饰 公主)
王国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逆先夏目 饰 勇者)
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魔法棒)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国王非常高兴(春川宙 饰 国王)
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陛下我叫
逆先夏目
奇人末子
红发魔法使
再来一次
逆先夏目
奇人末子
红发魔法使
是不是
逆先夏目
奇人末子
红发魔法使
对对
逆先夏目
奇人末子
红发魔法使

英雄逆先夏目
骑上最快的马
带着大家的希望
从学校里出发
战胜奇人来袭
获得十二药水
无数实验见证
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班级
打开所有礼物
一路风霜伴随
指引前路的北斗星
闯入一座KTV
公主和可怕巨龙
英雄拔出宝剑
巨龙说
我是梦之咲的皇帝陛下
天祥院英智
再来一次
梦之咲的皇帝陛下
天祥院英智
是不是
体弱多病
被赶下台
幼稚英三岁
不对 是
梦之咲的皇帝陛下
幼稚英三岁(笑)

于是
逆先夏目奇人末子红发魔法使
砍向
梦之咲的皇帝陛下幼稚英三岁
然后
梦之咲的皇帝陛下幼稚英三岁
咬了
逆先夏目奇人末子红发魔法使
最后
逆先夏目奇人末子红发魔法使
他战胜了
梦之咲的皇帝陛下幼稚英三岁
救出了
公主纺织幸福温柔青鸟青叶纺
回到了
挖矿爆肝发家致富梦之咲矿场
国王听说
逆先夏目奇人末子红发魔法使
他打败了
梦之咲的皇帝陛下幼稚英三岁
就把
公主纺织幸福温柔青鸟青叶纺
嫁给
逆先夏目奇人末子红发魔法使
啦啦逆先夏目和青叶纺
幸福地像个魔法
他们生下一个孩子
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
孩子称作***
咦为什么被屏蔽了?
这大概就是魔法吧(笑)



-17.9.5-








小剧场。
英智:因为顾及我的身体还是没有真的打我,果然夏目和纺说得一样,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呢♪
夏目:(揍)
纺:呜啊!夏目君为什么又打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夏目:以后不要说多余的话,前辈。
纺:诶诶?可是夏目君其实真的很温柔啊痛……
宙:haha~师父和前辈的关系真好呢~








但是群宣不能落!!!x
最后群宣:319713132 小伙伴们来玩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之前另一个版本被下架了 下架之前一直是我循环最多的一首歌并且差距明显
今天心血来潮 找找竟然发现了另一个版本 不过好像也就只有封面不一样x
真的是一听前奏就想哭
只记得这里不一样了

永遠をひとつ願って,
希望能永远孤单一人,

サヨナラをひとつ拒んだ,
就可以不用面对离别的时刻。

上一个版本大概是 祈愿一个永远 婉拒离别 这样的
不过好像这一版更扎心……😭

【夏纺】关于一个小伤口会带来什么

*短打日常
*假装他们交往了
*大概是校外同居
*这里允嘉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青叶纺走进书房的时候,逆先夏目刚放下笔,正好转过头来看着他。
纺像是被吓了一跳,就干脆站在了门口,手背在身后,浅浅地笑着,问他:“夏目君,你要先洗澡吗?”
“前辈先洗吧。”
夏目看了他几秒,又转过身去。“先帮我拿一下乐谱,在电脑桌上。”
“好♪”
屋子就这么大,不一会儿纺就回来了。夏目从他手中接过那几页薄薄的纸,不小心多看了一眼纺别扭地藏在背后的左手,随口问了句:“前辈的手不累吗?”
纺愣了愣,又很快把手放下来,神色如常。“哈哈,大概是忘记了吧。”
夏目却拧起眉,把乐谱放到桌面上,转过身来盯着纺的眼睛。“手伸出来。左手。”
纺犹豫一会儿,还是冲夏目摊开了左手掌心,语气轻柔。“夏目君不是说那个腰间的配饰不太合适吗,我就想再重新做一个。没想到那把剪刀竟然这么锋利呢,一下子就剪到手了,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呢♪”
“前辈果然是笨蛋吧。”
夏目找到了纺左手无名指和小指间的伤口,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伤口虽然不算大,却有点深,还在微微渗血,鲜艳的红色溢满了这个小小的缺口。他抓着纺的手腕,站起来,拉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纺走出房间。“诶诶?夏目君,不继续看乐谱了吗?”
“等一下再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前辈的手要是废掉了才是真的大灾难吧,影响到演出怎么办。”
夏目领着纺进了厨房,来到洗碗池边,一脸不耐地打开水龙头,拉过纺的手冲洗伤口。纺低下头看了看水流,又看向夏目,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只是一个小伤口,夏目君不用这么紧张的。不过你能关心我,我很开心哦♪如果真的影响到Switch的话,不用夏目君提醒,我会自己离开的♪夏目君和宙君都很厉害,就算没有我也……呜!”
夏目收回刚刚垂向纺腹部的拳头,关掉水龙头,面无表情地看向纺。“就算是前辈也应该知道‘负责’怎么写吧?要是敢随随便便就离开的话,我可是会用魔法诅咒你一辈子的哦?”
“呜呜,夏目君为什么对我就这么不温柔呢,我可是还受伤了啊……”
纺微微弯下腰,捂着肚子,表情有些疑惑和委屈。夏目哼了一声。“原来前辈还有感觉的吗?”
“不过我知道的哦,夏目君是很温柔的孩子,说这些话都不是发自内心的,所以我是不会生气的哟♪”
纺直起身,看着面前扭过头的少年,弯起眼角。“我害得你担心了吧?对不起,夏目君。”
“区区一个前辈。”
夏目的脸有些红,瞪了纺一眼,转身出了厨房。没有刻意控制音调的话语飘在身后,不大不小,刚好能让纺听见。“离演出还有一个星期,纺哥哥没必要这么着急,我也可以找宗哥哥帮忙的。”
“嗯♪”
纺轻笑起来,见夏目就要走进书房,急忙高声道:“夏目君,不要太晚睡哦~”
回应他的是门“砰”的一声关上的声音。

-17.8.26-






——————————以下是题外话☆——————————
八百年没写文 想一个合理的开头想破脑袋(。
对别猜了 是我 是我剪到手了 从剪到过一两个小时开始写 现在我的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我还真记得魔法占卜写到哪了 接下来要写什么 但是我找不太到那个感觉了……OTL
最后群宣:319713132 小伙伴们来玩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是的 还是那个小学同学 今天她生日 我祝她生日快乐 她催我填坑
……。
人设大部分都不是我的 现在半夜在床上懒得下床拿打印稿 这两天又忙 然后又差不多开学了估计得收手机
哎我还是试试写手稿吧
同学说开学要找我玩 怕她又催我 怂

【夏纺♀】同居三十题(16、15、1)

*纺性转!!!性转!!!性转!!!注意避雷谢谢!
*无脑短打 啥设定都没有
*我流纺姐 我流日常 我流吹头发方式(???
*OOC
*这里允嘉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15.帮对方吹头发+1.相拥入眠

逆先夏目打着哈欠走出书房的时候已经快到凌晨十二点了。他在回卧室的路上经过洗手间,犹豫片刻还是敲了敲门,稍微提高了声音朝里面喊:“前辈,还没出来吗?”
“啊啊,抱歉夏目君,马上就好。”
声音夹在水声中传出而有些模糊。夏目叹了口气,站得离门远了一点。几秒钟后,浑身还冒着水汽的青叶纺打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湿润的花青色长发高高盘起,倒是显得比平日里散发时利落了不少。没有眼镜遮挡的灰黄色双眸眼尾微垂,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颗小水珠。纺歪了歪头,有些疑惑地发问:“夏目君,怎么了吗?”
夏目不动声色地把视线从纺被热水熏得略显粉红的皮肤上移开,摆出一副与平常无异的刻薄的表情。“前辈,裙子也太短了吧。”
“有、有吗?”
纺闻言往下拉了拉勉强盖过大腿一半的睡裙,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睡裙本来就会短一点吧?”
“那就穿睡衣。再说为什么要突然穿睡裙?晚上还要开空调的哦。”
夏目说着,转身朝卧室走去。纺愣了愣,连忙从后面跟上,声音中带着些笑意。“夏目君,你是在关心我吗?”
“不是。前辈怎么样都跟我没有关系吧。”
夏目头也不回地甩上门径自进了房间。纺却毫不在意他冷淡的态度,跟着进了门,笑着说:“谢谢,我很开心哦♪”
夏目没有接话,把凳子搬到空旷一点的地方,又从抽屉里翻出吹风机,转过头瞪了纺一眼。“你还傻站在门口干什么,快点坐过来。”
“诶?!夏目君是要帮我吹头发吗?”
纺瞪大眼睛,走到夏目身边,一脸担心地伸出手想摸他的额头,被挥开手后乖乖坐到了凳子上。夏目把吹风机插好放到一旁,拉过电脑前的办公椅坐到纺后面,伸手取下了她头上的夹子。及腰长的卷发披散下来,像是一帘青色的瀑布。夏目左手虚虚地揽着头发,不让上面的水沾到纺的背部,另一只手打开了吹风机。纺被气流的声音吓了一跳,缩了缩肩膀。夏目哼了一声。“要是前辈自己来肯定又要磨蹭好久,我可不想睡得再晚一些了。”
纺眨眨眼,想回头又被夏目按住了,也就不再尝试,语气轻柔。“谢谢你,夏目君。”夏目不轻不重地扯了一下她的头发。
夏目在大概三分之一的位置拢住头发,轻轻地向上提起,让发丝之前留出空隙,右手举着吹风机来回扫动着。吹到发梢时,夏目往后移了移椅子,捞起发尾的部分,把风调弱了一档。
纺撑着下巴发呆,直到夏目推了推她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站起来把凳子搬回原来的位置,躺到了床上。
夏目收好吹风机,把椅子推回去,看着睡在外侧的纺皱起眉头。“前辈,睡到里面去。”
“诶诶?可是不是一直这样的吗……”
纺有些疑惑,一抬头看见墙壁上的挂式空调,顿时明白过来,也不拆穿他,挪到了里面。夏目关掉灯,也钻进了被子。
纺偏过头,看着夏目的侧颜。在月光的照耀下,以纺没戴眼镜的视力也能看清那一抹白色的挑染,那缕稍长的红发搭在他的肩膀旁边。她微微移了移脑袋,青色的长发挨着夏目的红发。她的脸颊染上了浅浅的红晕,抿着嘴,还是忍不住无声地笑了起来。
夏目在心里叹了口气,但其实也有些害羞。他做了几秒的心理准备,然后向左翻身,变成侧躺的姿势,右手顺势搭到了纺的背上。
纺的身子僵了僵,但很快反应过来,干脆也侧过身凑得更近了些,左手搂住了夏目的腰。纺凝视着他那双和自己色调相近却更明亮些的双眼,眉眼弯弯,轻声说:“晚安,夏目君。”
夏目的脸不争气地红了起来。他低低地“嗯”了一声,还是在纺的眼神攻势下败下阵来,移开了视线。
“……晚安,前辈。”

-17.7.16-


——————————以下是题外话☆——————————
恭喜我团国服实装!!!!!!(小宙我对不起你QAQ
就是夏目的台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辛苦国服爸爸😂
平时写纺的时候想写“她” 真正写纺姐的时候又想写“他” 我死了算了😭
纺姐大概还是比夏目高一点点(被打
没有梗怎么办 有三十题啊!(x
想看纺姐和女装夏目!!(画重点(喂
吹头发本来想写得再详细一点的 想想醒醒夏目不是理发师吧就算了(。
不记得看的什么 大概是同人 也是写吹头发那一题 说被吹头发的那一方吹着吹着容易睡着 脑袋一点一点的 超可爱!!!但是我没有写_(:з」∠)_
最后 我爱纺姐!!!(醒醒
最后群宣:319713132 小伙伴们来玩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