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允嘉

你好 这里允嘉♡
是个小透明 偶尔有同人产出 专注傻白甜
常年站冷逆神cp
贴吧@侧邻 虽然几乎全是游戏x
希望有人找我玩儿!
请多关照٩( 'ω' )و

明明已经和自己说好不会再纠结了
还是忍不住在梦里说出“好久不见”
ta手上拿着一节短绳挥来挥去 笑得像个孩子 我在一旁无奈笑看着ta
是我上去给ta调整 让ta拿的更顺手一点 旁边突然就没人了 我握着ta的手 ta还是在笑
是在这时候说出口 好像也在笑 现在还会记得那种窒息感 虽然我对这种感觉其实不算陌生了 还带着一点哭腔 还有点抖
ta眉眼弯弯 嗯 好久不见

【记梦】传达不到的

不只是梦

昨天晚上久违的在群里骰 就输了一把
赢家说 给特关表白
我当时发了一串问号 对面说那换掉吧 我说想想
然后发了
特关是前任
我喜欢你四个字 隔几分钟补上了是群骰 再过几分钟ta不知道是没看懂还是怎么样发了个问号过来 我给ta详细地解释了一下 在群里投骰子输了w←对还有这个w 大概隔了三四分钟ta回了个噢 我觉得都是掐着点没有重新开对话的 不知道是没有及时看见还是故意的
当时提示音响起来那一刻我还在群里 心脏狂跳 吓得差点把手机飞出去

然后是梦

我和ta本来是好朋友 之前的故事我也没看懂是为什么会造成后面发生的事也可能是我忘了所以跳过
总之ta要走了
哦 去别的地方那个走
我也说不清是火车还是高铁 那个站的地理位置也超奇怪 在一个小湖中心的小岛上 不过离岸不远 我看他们都是踩着木片过去的???
当时ta已经在那个小岛上等车了
小湖上面是块草坪 还有一个朋友躺在草坪上 虽然他其实和我一样急
有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就略过了
有人在湖面上铺了两大块木板 就可以很轻易地到小岛上去了
我去问朋友该怎么留住ta 朋友说城里有免费火车 当时是下午一点半还是两点半记不清了 就是今天的最后一班了 他话音刚落火车就来了
我就去找ta ta已经在车上了 我握着ta的手 说有免费火车你去不去 因为ta其实是超额的 虽然超了什么额我也搞不太懂 大概是我想和ta一起走的意思
ta特别冷淡地说 一路顺风还是路上小心还是再见对我记不清了 都不说一声吗
我就收回手 小声地说了一句
然后车开了 刚开始速度不快嘛 我就追上去 车门不知道是被我还是ta扒开的 总之我就上去了
上去贼他妈挤喔
车厢也小 三四米的样子 我俩站在门边上 我肩膀都挨着门
有被旁边的阿姨挤到的情节 没说大妈因为她们在后面还有戏份而且是好人
路上也没怎么说话
然后刚过某一个站的时候 ta按了一下紧急停车的铃 大概和公交车上的那个是一样的 车停了三五秒 然后ta下车了
ta就这么走了   ???
车再开的时候有人来查票 也是个阿姨 我说我没票 是送人上来的 查票阿姨说你送人怎么送这么远呢 我接着说 但是有票的那个人刚刚下车了 查票阿姨就皱眉头

【下面就开始有点莫名其妙了】

然后我和查票阿姨不知道怎么聊起来的 我说 其实我们的立场也不是非这样不可 之类的 低头看门外 我还站在门边嘛 一下子有些安静
这时候我抬头 看到一个类似山 有很高很高的台阶 两个人在上面 是ta和朋友
查票阿姨就也看过来 问 是ta吗?这个ta当然不是名字 就是那个“他/她/它”
我说是 查票阿姨就掏出一把手枪 对着两个人影biubiu了几发 飞出来的子弹是鸟 去缠住他们
然后查票阿姨跟我说 去找ta吧
然后她抱来自己的孩子 过来给我打气???我一开始伸手小孩子躲开了 但是等我收回手又马上自己凑过来了 大概只有几个月
旁边的阿姨和车厢里其他乘客也送我一些小玩意儿 有个男的送了我一个黑色的球 有一家三口送了我四个小小的长颈鹿玩具 塑料的 看上去也是一家 那小孩五六岁
然后我就抱着一手的东西下去找ta了

然后就醒了
醒了想记一下这个梦 打开lof看见太太更新了就先跑去看文
虽然原因不同 可以说是非常断章取义了 但是也是标题的意思 哦那篇文的标题不是这个
传达不到的
然后我就侧躺在床上开始哭了 哭出声那种 房门是关着的而且那时候才八点家人都没醒 哭了大概五分钟左右
哭完看见昨天罚我给特关表白的那个人在群里发早安

【夏纺♀】同居三十题(16、15、1)

*纺性转!!!性转!!!性转!!!注意避雷谢谢!
*无脑短打 啥设定都没有
*我流纺姐 我流日常 我流吹头发方式(???
*OOC
*这里允嘉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15.帮对方吹头发+1.相拥入眠

逆先夏目打着哈欠走出书房的时候已经快到凌晨十二点了。他在回卧室的路上经过洗手间,犹豫片刻还是敲了敲门,稍微提高了声音朝里面喊:“前辈,还没出来吗?”
“啊啊,抱歉夏目君,马上就好。”
声音夹在水声中传出而有些模糊。夏目叹了口气,站得离门远了一点。几秒钟后,浑身还冒着水汽的青叶纺打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湿润的花青色长发高高盘起,倒是显得比平日里散发时利落了不少。没有眼镜遮挡的灰黄色双眸眼尾微垂,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颗小水珠。纺歪了歪头,有些疑惑地发问:“夏目君,怎么了吗?”
夏目不动声色地把视线从纺被热水熏得略显粉红的皮肤上移开,摆出一副与平常无异的刻薄的表情。“前辈,裙子也太短了吧。”
“有、有吗?”
纺闻言往下拉了拉勉强盖过大腿一半的睡裙,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睡裙本来就会短一点吧?”
“那就穿睡衣。再说为什么要突然穿睡裙?晚上还要开空调的哦。”
夏目说着,转身朝卧室走去。纺愣了愣,连忙从后面跟上,声音中带着些笑意。“夏目君,你是在关心我吗?”
“不是。前辈怎么样都跟我没有关系吧。”
夏目头也不回地甩上门径自进了房间。纺却毫不在意他冷淡的态度,跟着进了门,笑着说:“谢谢,我很开心哦♪”
夏目没有接话,把凳子搬到空旷一点的地方,又从抽屉里翻出吹风机,转过头瞪了纺一眼。“你还傻站在门口干什么,快点坐过来。”
“诶?!夏目君是要帮我吹头发吗?”
纺瞪大眼睛,走到夏目身边,一脸担心地伸出手想摸他的额头,被挥开手后乖乖坐到了凳子上。夏目把吹风机插好放到一旁,拉过电脑前的办公椅坐到纺后面,伸手取下了她头上的夹子。及腰长的卷发披散下来,像是一帘青色的瀑布。夏目左手虚虚地揽着头发,不让上面的水沾到纺的背部,另一只手打开了吹风机。纺被气流的声音吓了一跳,缩了缩肩膀。夏目哼了一声。“要是前辈自己来肯定又要磨蹭好久,我可不想睡得再晚一些了。”
纺眨眨眼,想回头又被夏目按住了,也就不再尝试,语气轻柔。“谢谢你,夏目君。”夏目不轻不重地扯了一下她的头发。
夏目在大概三分之一的位置拢住头发,轻轻地向上提起,让发丝之前留出空隙,右手举着吹风机来回扫动着。吹到发梢时,夏目往后移了移椅子,捞起发尾的部分,把风调弱了一档。
纺撑着下巴发呆,直到夏目推了推她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站起来把凳子搬回原来的位置,躺到了床上。
夏目收好吹风机,把椅子推回去,看着睡在外侧的纺皱起眉头。“前辈,睡到里面去。”
“诶诶?可是不是一直这样的吗……”
纺有些疑惑,一抬头看见墙壁上的挂式空调,顿时明白过来,也不拆穿他,挪到了里面。夏目关掉灯,也钻进了被子。
纺偏过头,看着夏目的侧颜。在月光的照耀下,以纺没戴眼镜的视力也能看清那一抹白色的挑染,那缕稍长的红发搭在他的肩膀旁边。她微微移了移脑袋,青色的长发挨着夏目的红发。她的脸颊染上了浅浅的红晕,抿着嘴,还是忍不住无声地笑了起来。
夏目在心里叹了口气,但其实也有些害羞。他做了几秒的心理准备,然后向左翻身,变成侧躺的姿势,右手顺势搭到了纺的背上。
纺的身子僵了僵,但很快反应过来,干脆也侧过身凑得更近了些,左手搂住了夏目的腰。纺凝视着他那双和自己色调相近却更明亮些的双眼,眉眼弯弯,轻声说:“晚安,夏目君。”
夏目的脸不争气地红了起来。他低低地“嗯”了一声,还是在纺的眼神攻势下败下阵来,移开了视线。
“……晚安,前辈。”

-17.7.16-


——————————以下是题外话☆——————————
恭喜我团国服实装!!!!!!(小宙我对不起你QAQ
就是夏目的台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辛苦国服爸爸😂
平时写纺的时候想写“她” 真正写纺姐的时候又想写“他” 我死了算了😭
纺姐大概还是比夏目高一点点(被打
没有梗怎么办 有三十题啊!(x
想看纺姐和女装夏目!!(画重点(喂
吹头发本来想写得再详细一点的 想想醒醒夏目不是理发师吧就算了(。
不记得看的什么 大概是同人 也是写吹头发那一题 说被吹头发的那一方吹着吹着容易睡着 脑袋一点一点的 超可爱!!!但是我没有写_(:з」∠)_
最后 我爱纺姐!!!(醒醒
最后群宣:319713132 小伙伴们来玩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白年长】《慧酱的睡前童话故事》(1)

*有一点点长的短篇 4k5字
*(个人觉得是)海隼海无差
*交往(结婚?)提前
*私设女儿出没
*姑且标个1 有没有2345到时候再说(。 
*八百年没写白年长了我也不知道OOC成啥样了(瘫
*貌似不太像童话……? 
*这里允嘉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已是深夜,天空被染成了浓墨般的黑色,月亮散发着清冷的光。繁华的都市像是也进入了梦乡,街上不再车水马龙,只剩下路灯默默地守候在路边。
隼用指节轻轻地叩了叩房门,然后推门而入,走到床边,不出意外地发现床上的小女孩还没有入睡。他在床沿坐下,摸了摸女孩浅咖色的头发,语气轻柔。“慧酱,怎么还不睡呢?”
慧翻了个身,面朝着隼,眨了眨眼,又凑地更近了些。
“今天没有爸爸给我讲故事,我睡不着。”
“爸爸还要晚一点才能回来哟,所以今天妈妈来给你讲吧~”
隼靠着床头坐到床上,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本绘本,书的封面上印着一座白色的城堡。慧乖巧地扯过被子也盖到隼的腿上。
隼翻开绘本,微笑着,讲了起来:
“从前啊,有一个叫文月海的小男孩……”
“……?”

乡下的小镇有一个传说,如果在11月24号看到一只全身银白色、眼睛是金色的猫的话,一直跟着它走,就能进入到11月的白魔王的世界。
男孩在公园里荡着秋千,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地面,海蓝色的眼睛一直盯着前方,看上去心不在焉的。就在这时,从旁边的灌木丛里走出了一只猫。
是一只漂亮的白猫。它优雅地走到男孩前方,尾巴轻轻地摆动着,“喵~”了一声。但它的叫声不像路边的野猫那种警惕的、带有威胁意味的,也不像家养的宠物那种温顺的、撒娇般的,听上去非常悠闲,就像是在和自己的朋友打招呼一样。
男孩跳下秋千,在猫面前蹲下,好奇地摸了摸它的背。雪白的毛皮光滑柔软,摸上去很舒服。猫也没有生气,反倒抬起头来看着男孩,眨了眨翠金色的猫瞳。
突然有一阵烟雾弥漫,男孩连忙闭上眼睛,举起手臂挡住了脸。几秒钟后,响起了一串诡异的笑声。
男孩睁开眼,看着眼前同样是蹲着的笑眯眯的男人。银白色的短发有些微妙的散乱,眼睛狭长,瞳孔是漂亮的翠金色。
……等等。
男人却毫不在意他瞬间变得古怪的目光,脸上带着仿佛诱拐小孩子一般的笑容开口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隼,是白魔王大人哟~”
海忍住吐槽的念头,沉默地看着他,还是开了口。
“文月海。”
“嗯,真是个好名字呢~那么,要和我去玩吗?我不是坏人哦~”
所以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吗。
但海歪了歪头,只犹豫了几秒,就马上灿烂地笑着点了头。
隼笑得更开心了,牵住海的手,带着他站起来,一脸的神秘。“好,海现在闭上眼睛。”
海疑惑地看着他,乖乖闭上了眼,听见隼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三。”
我还以为你要念什么咒语呢。海撇了撇嘴。
“二。”
不过是要去哪里呢。小孩子又好奇起来。
“等一下海就知道了哦~一——”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海瞬间抓紧了隼的手,他听见隼的笑声。

“好——~海可以睁开眼睛了哦。”
“哇——好厉害!——”
海睁开眼睛,忍不住惊呼出声。眼前是一幢华美的白色城堡,外墙是用大理石砌成的,在阳光下闪着细腻柔和的光。周围生着一圈茂盛的树木,绿色的树叶层层叠叠,颜色深浅不一,阳光穿过叶缝,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影。
“哼哼。我可是白魔王大人哦~”
隼有些得意地牵着海走上前去,厚重的石雕大门自动徐徐打开。海兴奋地打量着城堡内部的装潢,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摇了摇隼的手。“呐,隼,我就这么和你出来了,没问题吗?”
“没关系,现在海的世界的时间已经被我用魔法暂停了哟。看~”
隼领着海走到盖着一块蓝白色方格的布的什么东西前,扯开这块布,露出来一面近两米高的大镜子,边框上镶着华丽精致的花纹,但里面的画面却是文月家所在的街道上的景象。
海惊奇地睁大眼睛,不由自主地想上前一步,却被隼拉住了手。“不行哦,海会被吸进去的。”
海抬起头看着他严肃的表情,满脸的不相信,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退了回来。隼满意地点点头,牵着海走上楼去,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海这几天就住在这里,我的房间在隔壁。”见海点了点头,松开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现在,魔王大人要回房间休息啦。”
“……诶?”
海错愕地抬起头,只见隼摆了摆手。“啊啦,要维持这么大型的魔法很累的嘛~海可以先去一楼玩一玩,不用拘谨~”说完便打着哈欠进了隔壁房间。
“……南极?”
海揉了揉眼睛,有点怀疑自己刚刚从门缝里看到了什么。他摇摇头,下了楼梯。他记得那面镜子还没有遮上。
然而当他再次站到镜子前时,却惊奇地发现镜子里的图案变成了真正的镜象。他望了一眼隼的房间,眨了眨眼,从地上捡起布。刚碰到镜子,布就自动飞了起来,把镜子盖得严严实实。

海坐在沙发上,沉重地叹了口气。
虽然隼当初说的是陪他玩,但几天下来,其实是海每天帮他洗衣服、做饭、叫他起床……诸如此类保姆一般的事。
〔这个人之前到底是怎样生存下来的啊?!而且再说我也只是个小孩子,饭做得也不怎么样,早上叫他也经常要叫很久……虽然好像也没什么坏处就是了。〕
海腹诽道,抓了个抱枕在怀里。〔但是隼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连小动物都没有,果然会很寂寞吧。〕
“海——~麻烦帮我泡一杯红茶——~”
“好——”
听见从楼上传来的声音,海再次叹了口气,扔开抱枕,走进厨房,熟练地从茶叶罐里夹取适量的茶叶放进白瓷杯里,倒上开水,小心地端起。
走到房间门口时茶刚好微凉下来,海把杯托放到桌上。隼优雅地端起杯子,轻轻吹了吹热气,浅饮一口,赞叹地说:“果然还是海泡的红茶最好喝啊~”
“会有什么区别吗?”
面对海疑惑的眼神,隼把杯子放下,笑着看向海的眼睛。“当然了,心意是可以感受到的哦。”
“哦……总之你喜欢就好啦。”
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坐到床上,晃着腿,有些犹豫的开口:“那个,隼……我们能出去玩吗?”
“哦呀,确实是我疏忽了,在家里再怎么玩都会玩腻的吧。”
不不,完全不会,虽说对每次进去都会变个样子的房间也已经完全免疫了。海面无表情地看着今天疑似是演唱会现场的隼的房间,他坐着的床其实也正是舞台。
“嗯,确实有一个地方很适合海呢。”
隼喝完最后一口红茶,看着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的海,勾起嘴角。

“是海啊!——”
“这是什么冷笑话啊……不过确实很好看。”
隼闭着眼睛,迎着海风张开双臂,银白色的短发都被吹得飘了起来。海站在他身边,眯着眼睛,眺望着远方的海平线。碧蓝的海面漾着微微的水波,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金光。有海鸥在盘旋,洁白的羽翼被镀上一层金边,在水面上投下阴影。
海脱掉鞋袜,向前几步走进浅滩,蹲下来,把手伸进了海水下的沙子里,摸索了一会儿后,惊喜地举起手,把手中的物品展示给隼看。“隼!快看,有贝壳!”
“还是浅蓝色的哦,真是漂亮呢~”
隼笑眯眯地说道。海站起来,把贝壳拿到眼前,里外都看了一遍,点了点头。“嗯!”
“海,想不想看魔法?”
隼微微弯下腰,指了指贝壳,然后摊开了手心。海犹豫地看看这枚罕见的贝壳,又看看隼,鼓着脸颊想了想,还是决定相信隼,把贝壳放到了他的手上。“想!”
“哼哼……看好了哦。”
隼用另一只手的食指轻轻点了点贝壳,低声说了几句海听不懂的话,大概真的是什么咒语。接着,从他的手心发出了一阵柔和的白光。等光芒消失后,贝壳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浅蓝色的棱形晶体。
“好厉害!隼,你还真的是魔王大人啊!”
海瞪大了眼睛,崇拜地看着隼。隼骄傲地笑笑,把晶体交给海。“当然了,货真价实的哦~这个叫天青石,英文名是celestite,还给海~海要好好对她哦。”
“我会的!”
海用力点点头,把天青石握在左手中。然后又抬起头,眼睛亮亮的,像是盛了一篇星海。“隼,我们堆沙堡好不好?像你家那样的。”
“当然可以啊~”
隼牵着海往上走了一点,确认沙子的湿润度后带着他蹲了下来,用手划出了大概的范围,开始堆底层。海惊奇地看着他。“想不到你真的会堆啊。”
“真失礼啊海~”
见隼看上去一脸的委屈,虽然知道他多半是装的,海还是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嘿嘿,对不起嘛。”
“那魔王大人就原谅海啦~能帮我去拿一些干燥的沙子来吗?”
“哦哦,没问题!”
两人忙活了一下午,确切来说应该是隼在堆沙堡,海在旁边帮忙。当暖黄色的夕阳洒在完成的沙堡上时,隼毫无形象地瘫倒在了沙地上。“啊——好累啊——”
“嗯,抱歉啊,几乎都是你自己在做。”
海有些不好意思地坐到了隼身边。隼摆了摆手,眼睛盯着已经开始泛起墨蓝色的天空,懒洋洋地问:“海,天青石还在吗?”
“嗯。”
海拿出天青石,在隼的脸上方晃了晃。隼沉默一会儿,突然站起身。海不明所以地也跟着站了起来。
隼盯着海平线,半晌,突然说道:“海是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把全名告诉你呢?”
男孩没有接话,眨了眨海蓝色的双眼。
“因为,名字是魔法哦。”
“魔法……?”
“如果海知道了我的全名,魔王大人可是会缠着你一辈子的哦~”
“这算什么啊……”
海叹了口气,然后认真地看着隼,稚嫩的声音中却无比坚定:“没关系,一辈子也好,我会一直照顾你的。所以,拜托了,告诉我你的全名吧,隼。”
隼愣了愣,狡黠地勾起嘴角。“啊呀,这可真是不得了的告白啊,海。”
“等、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吧!”
海瞬间红了脸,羞恼地看着面前忍不住笑出了声的人。“啊啊,总之快点把全名告诉我啦!”
“哈哈哈,海还真是可爱啊~”
隼笑着弯下腰,双手搭在海的肩膀上,直视着他的双眼,表情温柔起来,眼中笑意不减反深。“嗯,我知道哦,因为海就是这么温柔的人啊。”
海也安静下来,脸还有些微红,像个小大人一般略带无奈地说道:“你啊……”
“那么,就把魔王大人的全名告诉海吧~”
海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抿了抿嘴,僵硬地点了点头。隼翠金色的眼睛仿佛在发光。
“我的名字是——”

海惊醒,有些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还坐在已经停止摆动的秋千上,双手紧紧地抓着系着木板的麻绳,左手被什么东西硌着。
他急忙摊开掌心,在看见那块浅蓝色的晶体后松了口气,然后又有些赌气地嘟起了嘴。
“真是的……嘛,反正,我会等你来找我的,隼。”
霜月隼。
他在心里默念一遍,又忍不住笑起来,高兴得像是刚吃了世界上最甜的糖果。

“隼?”
隔着一层门板,隼听见房间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他抬起头,冲那个走进房间的人笑了笑:“欢迎回来,海~”
海也笑起来,走到床边,俯身在隼的额头上轻吻一下。“嗯,我回来了。”
他又弯下腰,把已经熟睡的慧脸颊旁的头发拨开。女孩微张着嘴,脸颊粉嘟嘟的,身子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起伏。他温柔地笑起来,轻声说:“晚安,慧。”
然后他直起身,把目光投向隼……手上的绘本。
“我今天给慧酱讲故事了哟~”
隼的脸上一副“快夸我”的表情,海伸出手在他头上揉了揉,从隼的手里接过绘本。
“嗯……?你都给慧讲了些什么啊……”海大概把绘本翻了一遍,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还有,这些应该都不是真事吧?”
“谁知道呢——~”隼抱住海的腰,在他身上蹭了蹭,拖长了音调:“海~抱我回房间吧~”
“自己走啊……”海叹了口气,把绘本放到床头柜上,用手顺了顺隼的头发,“我现在可没有力气抱你啊。再说你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还想让人抱啊!”说着打了个哈欠。
“诶……”
隼有些委屈地瘪了瘪嘴,松开手,捏了捏海的小臂,感受到肌肉的僵硬后又推了推他。“海快点回房间睡觉吧。”
“我们家的魔王大人真是难以预测啊……”
海苦笑着,但也是累了,点了点头也就先回房了。隼也伸了个懒腰,从床上起来,仔细地给慧掖好被角。窗口有月光照进来,就算关了灯,她大概也不会害怕了吧。隼宠溺地笑笑。
“晚安,我们的小公主~”

-17.7.15-






——————————以下是题外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x
海尼生日快乐!!!♡
天呐我掐点赶上了!!!!!!😭😭😭
已经不是复健是诈尸了_(:_」∠)_(白年长意味
这个梗也是快一年前的了……13号才开始改+继续写 从1k5到了4k5……。
不过就算这么晚才开始赶 因为在外面旅游也没什么时间写 大部分都是今天(等+坐火车5个小时)写的 一天赶了快2k字……
悄悄说一句本来好像是有黑年长出场的 赶lan不de及xie了就删掉了(。
中间的童话部分本来是海尼第一人称的 但是太久没写担心OOC就换了
不过隼全程波浪号 海尼我一度以为是在写郁 已经不知道OOC成什么样了´_ゝ`
镜子那段原版是海尼在那里看镜子 回头看见隼在沙发上睡着了 就把那块布给他盖上了 其实我更喜欢原版
本来说让隼带海尼去什么游乐场玩一天就好了突然想起来这是篇童话´_ゝ`虽然到最后也已经不怎么像了😐
海尼大概是从看到猫开始就在做梦(。
为了写隼(人形)出场去找了图片(太久远啦……。)然后发现什么隼竟然是短发吗?!(……
再次感叹白年长和太国的重合度 尤其是隼和太宰(。
个人最喜欢的是分别前问名字的那一段!!!(脸呢
假装celestite封面上海尼拿的天青石是浅蓝色的 天青石真好看!!!!!!左手拿着也是参考封面w
虽然文中没有体现出来但是我一定要说一下!慧在日文里有两个读音 一个是kei 一个是e e一般是和别的字连在一起的时候用的 海尼叫慧酱叫的是kei 隼叫的是eちゃん(๑´ω`๑)
没有说慧酱姓什么是因为我还没想好(。)反正不出意外这个系列也不会再更新了(ntm
小时候的海尼真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醒醒
最后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海尼我爱你!!!!!生日快乐!!!!!(⑉°з°)-♡
((两句话

突然负能

从来没有写的顺手的cp 每对cp刚萌上或者刚开始写的时候会有热恋期 满脑子都是这对cp 就想写他俩 就想看他俩谈恋爱 什么时候想到一个梗 一句话 一个情节 甚至一个语气一个神情都只想往他俩身上套 管他OOC不OOC 过后也可能会想到更适合的cp 但当时就是死脑筋 想很多梗 一个开一点头 但是热恋期过了就放置play了 也不想删掉 留在那里也不会良心不安想填坑

【夏纺】《魔法与占卜物语♪》(2)

*前文请戳头像w
*一个莫名其妙的世界观 主要应该是西幻paro 嘛总之不要在意细节x 
*称呼是因为比较有感觉 画风不符什么的也不要在意x 
*主夏纺
*篇幅不定 我一开始只想写个小短篇的……。
*应该只是傻白甜
*非常OOC 
*这里允嘉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Chapter.2
“日日树君是说夏目君在这里……?”
纺看了一眼手中破旧模糊的地图,又看了一眼面前无边无际的森林,感到一阵头疼。“……总之先进去再说吧。”
该说果然是涉给的地图吗,图标几乎全部看不清不说,不论从哪个方向哪个角度看,十处有九处和森林里的景象完全对不上,剩下的一处根本没有,纺干脆收起了地图。占卜不知为何也用不了,他拖着行李,心里正估摸着大概走到了森林深处,突然感到身后传来一阵微弱的魔法波动。
纺马上紧张地转过身,四下张望见看不到人,更加忐忑。他试着往前走了几步,波动更强烈了,但更近的距离也让纺感觉到这应该不是从人身上传来的。他稍微放下心来,顺着方向,转而看向了离他三五步远的一颗树上。
树倒是没什么特殊的地方,纺伸出手,轻轻地抚上树干,却见一个繁琐细致的魔法阵瞬间显现出来,他立刻谨慎地把手缩了回来。显然,解开这个魔法阵应该就能找到夏目了。纺犹豫一会儿,努力回想着脑海深处近十年前学习的魔法知识,然后做了个深呼吸,闭上眼,伸出右手食指在魔法阵上划动起来,口中念念有词。
魔法阵上纹路的变化几乎微不可察,就在这时,纺睁开了眼,抿了抿嘴,手指点在了魔法阵的正中央。
魔法阵突然发出一阵红蓝交替的光芒,闪烁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停在了蓝色,随后开始扭曲起来,像是一个漩涡。
纺收回手,看着眼前的景象松了口气。正要抬脚,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摸了摸树干,弯起眼角,轻声说:“辛苦你了,谢谢。”
纺的身影消失在漩涡中。树枝无风自动,抖了抖叶子,竟定格成与原来不同的姿态,又归于平静。

逆先夏目手上的动作一顿,放下手中的试管,走到窗边,蹙起眉头望向窗外的树林。
大概是有人闯进来了。夏目这么想着,手搭着窗沿,却又感到疑惑。魔法阵实际上并没有被破坏,来人只是做了一些临时的修改,趁着魔法阵自我修复前的一小段时间溜了进来。
正思考着可能是什么人找来了,小木屋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夏目看了看桌上的魔法棒,还是直接朝门口走去。
一开门,门外的人倒像是受惊一般发出了一声怪叫。夏目也被他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后退半步,警惕地盯着他。
“那个……夏目君?”
纺尴尬地看着眼前的夏目,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夏目也微微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
见夏目没什么反应,纺便以为他是不记得自己了。他有些挫败地垮下了肩膀,正打算开口,夏目像是终于反应过来,清了清嗓子,皱起眉看着他。“总之先进来再说吧……前辈。”说着转身进了屋子,“把门带上。”
“诶?哦哦。”
纺连忙应着,说了声“打扰了”,跟在夏目后面跨进了门。桌上已经摆好了一杯冒着热气的饮品,夏目朝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坐到椅子上。纺拘谨地坐下,捧起杯子,看见里面盛着的热可可,又是感动又是惊喜地看向夏目。“夏目君……!”
“只是刚好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翻出来的。”
夏目板着脸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了。他看着纺眯着眼睛,一脸满足地喝了口热可可,才问:“那么,前辈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嗯……”
纺有些局促地看着夏目,见他一脸不耐烦地瞪着自己,犹犹豫豫地开口:“是英智君和日日树君让我来的……?”
几乎是一听见这两个名字,夏目的脸就黑了下来。纺缩了缩肩膀,却意外地看见夏目叹了口气,又看向他。“那前辈为什么会来呢,你不是应该待在皇宫里当占卜师吗?”
“咦咦咦?夏目君知道我的事吗?”
纺的眼睛仿佛都亮了起来。夏目一愣,移开视线,低声道:“学魔法学得好好的突然跑去做占卜什么的……怎么可能不在意啊。”又看了眼笑弯了眼睛的纺,见他应该没有听到,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又瞪过去。“前辈,不要转移话题。”
“不要这么凶嘛……是英智君让我最近休息一下,日日树君听说了,就和我说了夏目君的事,希望我能来帮忙照顾你一段时间。而且,我也很想念夏目君♪”
纺笑得真诚而温柔,夏目心情复杂地看着他,还是决定不追究这段话里的疑点和槽点,重心全放在他最后一句话上,忍不住在心底小小地开心了一下。
但他面上还是一副勉为其难的表情。“既然前辈也是好意……那我就暂时收留你一段时间吧。”
“那么……”
纺放下手中的杯子,朝夏目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眼尾微垂,眼中像是盛着甜腻的粘稠的蜂蜜,声音温暖而轻柔。“夏目君,今后就请多指教了。”
夏目几乎被看得红了脸,到底还是忍住直视着纺。他看着这张和记忆中几乎无异的脸愣了愣神,反倒像是松了口气,一开口,眉眼间竟也带上了些笑意。
“……请多指教,前辈。”



-17.07.09-








——————————以下是题外话☆——————————
我的妈大佬一催我我一天写了一千多字x
写完脑袋有点痛_(:_」∠)_
这一章前半段写的非常 没有手感ಥ_ಥ
好像从断句就和第一章不一样 文风(你有这种东西吗)突变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语病 感觉每个字都透出敷衍和赶的气息 明明我也没有写的特别快 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改 我好绝望啊😭😭😭
大概是因为是纺单人(没有对话和互动) 和没有涉吧(闭嘴
天知道为什么就这么点内容我也能bb这么多(
贴一下设定
涉以前带着夏目闯荡江湖闲云野鹤 结果有一天突然说他要去投靠皇帝啦 夏目很愤怒就自己跑出去了(不是
虽然涉坚称自己不会魔法 但是身为徒弟的夏目却是魔法师
纺以前和夏目一起学过魔法 不知道为什么后来跑去做占卜了 所以夏目还是叫前辈
关于纺为什么突然跑去学占卜 我也没有想好(ntm
顺便解释一下夏目住哪 整个森林深处都有一个障眼法的大魔法阵 作用是让人不停地在森林深处的外层绕圈 解开那棵树上的魔法阵才能走到真正的森林深处 也就是找到夏目w
下一章!日常!日常!无脑甜!无脑甜!(醒醒
最后群宣:319713132 小伙伴们来玩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记一个梦

如有雷同 我在做梦
我靠竟然是BG
有异能 但是要男女牵手才能触发(等等有点眼熟)牵了手之后女生的会被隐藏不能用(???
男主的异能是重力 女主的异能是雨被隐藏了
前面的剧情不重要(等等
女主有一次带着两个熊孩子(是队友)去超市(???) 在快出地铁上扶梯那里遇到男主 男主跟在他们后面 女主很紧张不停地催熊孩子们快走 不听 也放弃了 男主就从后面走到女主身边了
进了超市两个熊孩子就撒着欢跑了 女主见男主没有拦住他们松了口气 但是知道自己跑不掉了 在一个货架前面转过身特别大义凛然地说你要干嘛 男主说我不干嘛
这里有一个特别可爱又好笑的剧情!!!不记得了!!!这件事在这个故事中在这同一个货架前面发生了六次!!!
第三四次在这里的时候 男主不记得是亲的还是掐的在女主脖子右边留了个红印 然后女主问有没有留印子啊 男主说有 女主就皱眉说要想个办法挡住 男主不知道从哪里拿个什么东西说要不要涂点遮瑕霜啊 对他拿的绝对不是遮瑕霜 女主转过头不理 然后看到其中一个熊孩子看到了 挥挥手没事让他走了 然后她把男主抛在后面走掉了 虽然男主肯定追上去了嘛XD
男主就跟着女主逛超市
最后一次一起逛超市(这个次数和在货架前面那个剧情的次数是一样的)先是在货架前面 女主说这都多少次了啊 男主也不知道真不记得还是装的就当他是装的吧 说有三四次了吧 女主就默默地在心里说六次 到一个卖水杯的地方(大概)女主特别紧张说我有件事想问你 男主说没事你问吧 女主说但是你要先答应我一个要求 男主说这有什么我这就给你发个誓 女主很惊慌地拦住他说等等没必要发誓 想想又说你先听一下自己决定要不要发誓(什么鬼剧情恋爱中的人都没有智商啊)男主说好 女主说你听完我的问题之后不许杀我 男主特别好笑还是特别严肃地给她发了个誓 这时候有一个大妈从后面经过 他们为了让大妈就退到一个最里面的货架后面 然后女主问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呢
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世界 或者是他们特别危险 男主刚出场的时候女主真的特别紧张 也不敢完全回过身 小声地不停说快点走快点走 让男主不要杀她是因为万一是自己自作多情呢 我凭什么就是跟着你了 我天天和你顺路不行啊 而且虽然女主打架算是比较厉害的 但是男主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那种 两个人都没有觉醒异能 男主每天跟着她逛超市啥也不干两个人还聊天气氛还挺好 女主想的话里还有一个说我也没有什么情报 应该是说如果男主去跟xie着chi别人能得到什么情报 什么情报我也忘了(。
男主一笑牵住她的手 异能觉醒了
没了 这是我能记得的部分 有一些感觉不喜欢就没记(。)40分钟1000字
——————————
接下来是补(改)的
首先世界观 牵手触发异能还是就当是一个鉴定的方法吧 两情相悦 松手也能用 但是牵着手两个人都能用 松开手女生就不能用了
女主去超市也不知道干嘛 可能她是什么见不得光的组织里面的人 补充物资吧
什么破烂情报不管了(。
男女主身高差有点大 2、30厘米的样子 女主中等偏矮 男主超高
货架前面六次的那个事应该是女主说错什么话 男主纠正
他们就只见过这六次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闭嘴
男主一开始看起来有点冷 但是看后面其实还挺好的嘛 女主是那种比较大姐姐的

【夏纺】《魔法与占卜物语♪》(1)

*……前言正文结语都打好了突然想起来还没有起名字 临时想了一个先这样吧😂
*本来说留着过几天发的 果然我还是忍不住(。
*一个莫名其妙的世界观 原意大概是西幻paro 但是被涉拐跑了(?)嘛总之不要在意细节x
*称呼是因为比较有感觉 画风不符什么的也不要在意x
*主夏纺 虽然第一章夏目根本就没有实际出场OTL说实话我tag打得挺心虚的(。
*篇幅不定 我一开始只想写个小短篇的……。
*应该只是傻白甜
*非常OOC
*这里允嘉 文笔废 大家开心就好w




Chapter.1
“……总之,纺,我希望你能离开一段时间。”
天祥院英智十指相抵,身子微微前倾,明明白白是不容置疑的语气,脸上却一副孩童般天真无害的笑容。
对面的人眨了眨眼,温温软软地笑了起来。“当然可以啊,英智君。”
英智叹了口气,改为单手撑着下巴,一副挫败的表情。“纺,你就不能再认真地考虑考虑吗。要知道,你这一走,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哦?”
青叶纺歪了歪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英智君是「皇帝」,我身为「占卜师」,应该服从英智君的命令。而且,我也没有什么损失。”
英智愣了愣,然后靠回椅背,笑道:“呵呵,纺还真是有趣啊……♪放心好了,我不会抛弃你的,在你对我没用之前♪”
“英智君,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很恐怖的话?”
话是这么说,纺依然微笑着,脸上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他低下头整理起桌上摊开的塔罗牌,小心地一张张叠好,收进牌盒,装进牌袋里,然后冲英智担忧地蹙起眉头。“不过英智君,虽然确实没有这样的规矩,但是你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再这样让我摆好了牌却不占卜了。”
“——Amazing!☆”
偌大的大堂里突然飘起了铺天盖地般的红玫瑰花瓣,在花瓣最密集的地方,悄然划过了一抹月白色。头戴高帽,衣着华丽的魔术师放飞了停在他手指上的白鸽,被气流鼓起的长发在空中飘飞,笑颜灿烂,从角落隆重地登场。
“皇帝陛下,占卜师先生,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用唱歌般的音调和两人打着招呼,步履轻捷而又不失优雅,像是舞蹈一样地来到他们身边。英智笑着朝他挥了挥手。“呀,涉,今天的出场也非常令人惊叹呢。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躲在那里的呢?”
“可能是一分钟前,也可能是一天前……☆魔术师的秘密可不能轻易被人知道呢,哪怕是皇帝陛下♪”
涉狡黠地眨了眨眼,目光转向纺,一副非常感兴趣的表情。“那么,占卜师先生有什么烦恼吗?那就让我日日树涉来让你开心起来吧!要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是日日树涉!是的,我就是你的日日树涉!☆想喝红茶吗?葡萄酒?咖啡?啊呀,占卜师先生果然还是最喜欢热可可吧!那就来一杯吧☆嗯,热可可不好配点心呢,那就来一点表演吧!不管是什么都可以!来吧,想看什么呢?唱歌、跳舞、大变活人、俄罗斯轮盘……那就表演我前两天刚学会的吞剑吧!皇帝陛下,请把你的佩剑借给我……☆”
“日日树君,谢谢你。不过我没有什么烦恼,表演还是留到下次吧,我非常期待哦♪”
纺捧着涉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热可可笑道,歪着头看着英智一脸遗憾地把已经拔出大半的佩剑收回刀鞘。涉也从善如流地在他们身边坐下,叹了口气。“不过我最近倒是有一点小烦恼呢……能请皇帝陛下和占卜师先生帮我解决吗?☆”
“嚯,居然还有涉解决不了的事吗?”
英智兴致盎然地看着涉,像是无声地催促着他继续说下去。
“恐怕要让皇帝陛下失望了,只是我徒弟最近有点和我闹别扭☆”
“徒弟……夏目君啊。”
“夏目……”英智托着下巴,歪着头想了想,“啊,是那孩子啊。确实,以前经常粘着涉呢,但是自从涉来到皇宫后就没怎么见过了。那孩子大概很讨厌我吧♪”
“嗯。而且啊,他前两天还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了。”涉看上去倒是不太担忧,“虽然姑且说了一声要去哪里,但那个表情可是在说很不想让我去找他啊☆零他们最近也比较忙,暂时腾不出手。”
“既然如此,不如让纺去照顾他吧♪”
“诶?等、等等英智君,让我去吗?像我这样的人真的没问题吗?”
纺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笑眯眯的英智,又看了一眼涉。涉想了想,握拳在胸前挥了一下,也笑道:“Amazing!说起来,占卜师先生确实和夏目君认识呢☆呼呼呼,真不愧是皇帝陛下……☆”
“纺这几年也很忙,也好久没见过夏目了吧,正好可以好好和他聊一聊♪”
纺有些犹豫地看着眼前两个已经替他决定好了的人,最后还是微笑起来。“虽然夏目君好像不怎么待见我,但是既然英智君和日日树君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去试试吧……♪希望他还记得我呢。”

-17.7.3-




——————————以下是题外话☆——————————
夏纺!!!(醒醒
第一章大概是个其实没什么用的铺垫……前情提要?(闭嘴
最开始是给同学卖安利的时候提出来的一个梗 写出来为什么剧情这么!拖沓!
果然还是脑洞赛高啊😶
一个笑字贯穿全文´_ゝ`最后涉那个笑我都一度想写大笑三声(。
果然涉还是抓不太准 这就是三奇人的力量吗(跪)虽然另外两个也没有抓得多准……。
个人感觉写得最好的是涉刚出场到他那一大段话(脸呢
夏目名字出场都没有500字我大概是在做梦😭
下一章就直接夏纺见面啦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更新了(。
顺便祈祷我白天考试可以考好🙏
最后群宣:319713132 小伙伴们来玩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性转注意!!!】
不会画画 呆毛好像小了点懒得管了(。
今天在和同学讨论性转
puka真可爱呜呜呜

一个用了很久的文档软件 前两天突然不能同步了 打开的时候也总是黑屏很长一段时间
刚刚去贴吧看了一眼 大家好像都是这样 应该是废掉了
第一个文档是15年3月2日创建的 一直用了这么久 也没感觉有什么大的缺点
写过作文 同人 自己的胡思乱想自怨自艾 前两天还刚有一个新脑洞
应该还是会留着 先再找个新的软件把现在的文档都转过去吧







【第二天】
……又有点好了😂